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王者大陆and荣耀联盟》
王者大陆and荣耀联盟

巡守者:战士先锋 第六章:边关暗影

程咬金带着参与战斗的三百多青年战士则直接前往了潼关,他们如今都已签署了参战协议,如今的他们,将不再仅仅是之前的竞赛战士,还是保家卫国守卫边疆的将领。

“潼关乃是如今守卫北地最重要的关卡。”程咬金指了指面前被大雪覆盖住的潼关城墙,继续道:“你们此次的任务,就是协助潼关守军一起守住这里。不论是进还是退,都和守军一起即可。至于我······”

“将军,您为何愁眉不展?”焦仲卿看着程咬金不再像之前那样每日龇牙咧嘴嘻嘻哈哈,而是整日一个表情,总是皱着眉头,似乎有什么心事,实在忍不住才发问。

“巡守者,就是奉献者。我们生来,就是要奉献自己的一切,给需要我们守护的人们。不要提公平抑或是不公平,我们生在这个世界,就是为了如此而存在。”

“没事,我只是有些自责而已。”程咬金不住地敲自己的脑袋,道:“我早就觉得安禄山这厮有很大的问题,但是却没有提示老李他们,没想到我这么一走,安禄山就出事了。唉······虽然大军进军及时,但是潼关以北的城池和百姓几乎是完了。这······这都是我的过失啊。”说着,他突然掩面而泣。

“哎······哎将军。”焦仲卿尴尬起来,有些不知所措。花木兰看着不少将士看着流泪的程咬金都暗暗发笑,自己却很是理解:“真正为国为民的人,性情不都是如此的吗?”

“请记住我们生来的使命。”睡梦中,父亲的言语又一次响起,这些话,在花木兰年幼之时便经常向她提起,而在她成长懂事之后,却再也没有提过。

“放心。”焦仲卿伸手和她相握,道:“我也坚决不过这样的日子。”

“真的吗?”刘兰芝喜悦的问道:“此话当真?”“当然。”焦仲卿微微一笑。刘兰芝当即靠在了焦仲卿肩膀上,说什么也不再移动。焦仲卿先是皱了皱眉,时间久了,也露出了放松的笑容。

“何为静?何为躁?”花木兰在城楼之中不住地踱步。此时夜渐渐深了,城楼之中听不见寒风的呼啸,显得颇为寂静。但人心浮动,战事使得人人不安,即便是熟睡之人,起内心也是颇为躁动不安。花木兰深吸口气,感受着这北地战场中的一切气息。

“在寂静之中浮动的人心,也许就是静中的躁动吧?那么轻剑与重剑是否也是从此而联系?”花木兰思考至此,自然的抽出双剑迎空飞舞起来。

她在选地跳了半天,似乎找到了些许双剑的节奏。就在这时,几声脚步声突然响了起来。花木兰听得真切,立刻停步并收回双剑,只见一身披铠甲的将领正放慢脚步朝这里走来。

花木兰自己也不太清楚自己身居何处,便藏在了暗处。此时天黑,城楼上也没什么光亮,那人并没有发现花木兰,而是继续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

花木兰看着他走过自己,朝着城楼顶的方向看去。她总觉得有一声笑声在廊中不停地回荡让人非常不安,正想朝着那人出现的反方向走去,忽然听见粗重的哈欠声。

花木兰定睛一看,竟是高仙芝摇摇晃晃的从前面的过道中走过。她觉得有些奇怪,两人走出的方向相同而走出的方向却不同,似乎有些古怪之处,于是她追了过去。

高仙芝听见有跑步的声音,瞬间清醒过来,回头拔剑向后一指,正指着花木兰的鼻子。花木兰连忙停步并高举双手道:“高······高将军,这里有些古怪。”

“是你?”高仙芝记得自己在早上还见过这个女将,收剑道:“你不是奉命驻守城门的吗?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我······我······”花木兰说不清楚,便直接指着后方道:“我······我刚才看到一个怪人似乎往城楼上去了。”

“怪人?”高仙芝有些疑惑,随即反应过来,道:“那是李景隆吧?他是去城楼守城了吧,你别管那么多,他平常就是这样,笑的非常奸诈,而且欠揍。”

“不······我觉得肯定有问题,绝不仅仅是去守城那么简单。”花木兰坚持自己的第一感觉。

“随你便吧。”高仙芝又打了个哈欠道:“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先去睡会觉,你乱跑可以,但是不要乱碰东西,明白吗?”说着伸着懒腰就想走。

“回来!”花木兰大喝一声,抽出轻剑从地面一滑,朝着高仙芝腿部袭去。高仙芝一听到声响,立刻抽剑朝下方猛扎。花木兰横剑一格,挡住这一剑,飞腿就踢高仙芝的下体。高仙芝吓了一跳,向前猛扑而出躲了过去,随即起身怒道:“你是要造反吗?”

“当然!”花木兰心中有了计较,微微一笑道:“我其实是安禄山派来的内奸,今日就要生擒你高仙芝!”

“找死!”高仙芝把眼一瞪,怒道:“现在的内奸胆子都这么大了吗?直接就来挑战于我?”挥剑朝者花木兰刺来。花木兰见他上钩,也不抵挡,转身向后一滑,拔腿就走。高仙芝在后面紧紧追赶。

花木兰照着前往城楼的方向一直奔逃,不住地向前滑步,高仙芝再怎么拼命追击,就是追不上来。花木兰眼看着已经到了潼关城门正上方的城楼,这才停步。

“你跑到这里,只是自寻死······”高仙芝刚刚追到,忽然看见李景隆正独自一人站在城楼上,似乎在启动着什么,周围其他的守将全部倒在地上,似乎睡着了一般。

“喂,李景隆你在做什么呢?”高仙芝突然觉得有些不对,看着李景隆的动作,他心头一凉,大喝道:“住手!你现在开城门做什么?”

“你说呢?”李景隆奸笑一声,“啪”的一掌拍中了开门的机关。

“这······”花木兰不禁朝着城门外远方看去,只见城门之外不到一里处突然亮起了无数火光,紧接着从火光方向,传来阵阵喊杀声。花木兰吃了一惊,大声道:“是叛军进攻了!”

“奶奶的!”高仙芝飞身跃到李景隆身旁,怒道:“你做什么?你要放叛军进城不成?”

“不然呢?老子可是安禄山的客卿啊!”李景隆邪魅一笑:“当然得帮自己的老前辈一把啊!”突然朝着高仙芝推出一掌,高仙芝横剑相迎,却也被他一掌击退老远。

“啊······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关闭城门!”高仙芝的右臂被李景隆一击震伤,只能换成左手持剑,继续指着李景隆。李景隆满不在乎,一摊手道:“高仙芝啊高仙芝,你真以为我怕你吗?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投降我们,或者作为我们进军长安的第一个牺牲品,你选一个如何?”

“我选择先杀了你,再关上城门!”高仙芝怒喝一声,又要扑过去,突然“噗”的一声,率先被远处一箭正中臂膀,“扑通”一声摔倒在地。花木兰吃了一惊,只见远处叛军在冲锋的同时,向着潼关开始远远的放箭。

“哈哈哈哈!”李景隆肆无忌惮的大笑道:“史思明将军,真是好箭法啊!”从地上拾起一张盾牌,挡在自己身前。

“小心啊!”花木兰拔出重剑,不断地抵挡飞来的箭雨。她看高仙芝倒在地上不住的颤抖,只得挡在他身前,帮他一起抵御。只听高仙芝虽然动弹不得,却依旧喃喃道:“他······他娘的就是死,老子······老子也得拉着这叛徒一起。”

花木兰左抵右挡,觉得重剑不顺手于挡箭,将重剑直插在地,拔出双剑不住的飞旋,将飞向二人的乱箭尽数挡住。

“姑娘,本事不孬啊。”李景隆有些惋惜的摇了摇头,又道:“不过不论你们再做任何无谓的反抗,也阻止不了我们攻取潼关。到时候你们的鲜血,将会为我们进军长安铺路!”

“是吗?”花木兰看了企图站起身子的高仙芝一眼,道:“或许我们会有所牺牲,但是你们这些不顾百姓安危的叛军,终究会被挡在潼关之外!”

“不错,大家都只知道‘北地双李’。”焦仲卿烧了壶热酒,提到了火堆旁,也坐了下来道:“不过呢,不论是李靖还是李光弼,都和程将军一起被叫去了后方阵地。所以现在的潼关,是高仙芝最大,咋们老老实实听他的便是,不要惹他就行。”

“那他也太瞧不起咋们了吧?”刘兰芝指了指众人身后的潼关十余丈高的正城门道:“咋们好歹也算是正规军队,让我们全部住在这种地方,合适吗?”据高仙芝所说,因为空间有限,导致他们只能集体住在这里,同时也有利于他们感受潼关的“寒气”,帮助守城。

“寒气?鬼才信这些。”刘兰芝虽然就坐在火堆旁,却依旧被冻得瑟瑟发抖,披着一身厚实的棉袄也不济事。

“我当然也想。”程咬金挠了挠头道:“但是女帝召集我们一帮将领回之前的阵地议事,我去去便回。在此之前,你们就先听从高将军的即可。”

“高将军?”正当众人疑惑的时候,高仙芝适时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拍了拍胸脯道:“我就是潼关守将高仙芝。各位年轻人,新的战士们,欢迎你们来到潼关!”说罢,他一扬手,只见潼关高耸的城墙之上,斗然立起一个硕大的“高”字军旗。

“这个高仙芝······似乎对程将军不怎么感冒嘛。”刘兰芝和花木兰正在火堆前烤火,以适应这极寒天气,她心里奇怪,嘟囔着说了出来。

“他现在才是正牌的潼关守将,地位应当是不比程将军低的,而且我听说过他,有名气也有实力,只是行事手段不为人所赞扬而已。”花木兰仔细想了想过去父亲曾经闲聊过的零碎言语,总结道:“不过总归来说,有他守着潼关,除非出现什么大的意外,叛军是进不来的。”

“那他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刘兰芝不忿道:“就算是换成程将军守这易守难攻的潼关,安禄山也攻不进来。他哪来的心思这么傲慢?他名气根本就不大嘛,我根本就没听说过他。”

“将军,您不和我们一起吗?”几个战士有些疑惑的问道。

又行军了十多天,大军便到达了边疆潼关南部的兵营。一旦潼关有失,其他的守军将会据守此处,不给叛军继续南下肆虐的机会。

“我们毕竟是第一次接触战场,这样也有利于咋们适应。毕竟,叛军如今的住地不也是这样的吗?”花木兰说着,突然起身道:“我似乎领悟到了。”一把脱下肩上盖着的棉衣,飞奔出去。

“哎······去哪?”焦仲卿和刘兰芝吃惊的起身,但是花木兰没有多做回应,跑入了黑暗的潼关城防内部。焦仲卿正打算追过去询问,却被刘兰芝拉住:“别去了,你哪知道她是去哪?再说了,木兰可能是领悟到了什么新的功夫,你去只会骚扰她。”焦仲卿听了,面露担忧的看了看花木兰消失的方向,终究还是选择坐了下来。刘兰芝往他身上靠了靠,叹道:“这可真是苦日子啊,以后······我坚决不要过这样的生活。”

“因为真正伟大的是那些籍籍无名,却甘愿为名将名臣做牛做马,牺牲自己去成就他人功名的人。他们真正的目的,就是保家卫国。他们爱的,是天下人。这样的人,为之巡守者。我们花家,向来只做巡守者,带领大家完成使命的巡守者。”

花木兰从小便在此等熏陶之下成长,今日终将真正前往战场,这一梦再次将她带回了过去年幼初次学习人生道理的时光。

“这是要做大侠吗?”年幼的花木兰眨了眨眼睛,好奇道。

“当然不是,我们从不为出名。”花老将军的笑容更多的是为自己而自豪。

“爹,放心吧,木兰永生不忘。”花木兰在睡梦中答道。

次日,军队继续向北地边关进发。

阅读王者大陆and荣耀联盟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