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王者大陆and荣耀联盟》
王者大陆and荣耀联盟

百里兄弟:觉醒 第一章:叛徒

“将军。”裴擒虎道:“俺一直相信,家人都是永远支持和理解你的。将军现在一直在这么艰难的情况下,真不如给家里人写信通报通报,他们一定会支持将军的。”

“你说得对,或许······我真的该写封信回去了。我爹······身子一直不好,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回忆起过往和家人之间的生活,苏烈的眼神之中没有痛苦、没有泪水,只是如男人一般眺望着夕阳落下的方向,在回忆之后,他反而更加坚定。

“这······这太不公平了。”裴擒虎道:“俺······俺不信当权者真的会这样。”“起初我也不信。”苏烈道:“当我从长安来到长城之后,我不得不信。这也是为什么我执意留在长城,因为在整个大唐,除了北疆之外,唯有长城守卫军在知道得不到真相的情况下,依旧为了守卫国土、守卫百姓的安宁,一直在这里和魔种、敌国抗争。”

“将······将军······”裴擒虎颤抖地提着一一团揉成破烂的纸张,缓慢地将它放在了桌上,惨然道:“晟······他越狱了······”

“晟啊!当初你我一起许下改变长城、玉城局面的誓言,没想到短短数日便改变了一切。所谓互通关市,成为了魔族袭击百姓的跳板,我们都因为魔种袭击而获罪。从那以后,我成为低等士兵在前线作战,你则被关入大牢音信全无。而魔族的攻击规模越来越大,不知······还能坚持多久。对于你,我只能祝愿,你能够获得你应得的命运。”

想到这,苏烈有些颓然的打了个呼哨,立刻有一只白鸽呼扇着翅膀落到的军营之外。裴擒虎看着苏烈手中的信件,有些好奇道:“将军是喜欢给家里寄信件吗?”

“你来了。”沉闷的男中音在黑暗的军营中陡然响起,微弱的烛光被此声音一震,仿佛要被吹灭一般。那刚进来的一头红色蓬发的青年听了这声音,身子不由得一直。

“将军你还有家人,真的要一辈子守在这里了吗?”裴擒虎道:“将军不打算未来返回长安吗?”苏烈摇头道:“我的过错太深了。有无数无辜死去的平民都是被我的过错所害,我要为他们赎罪······”

“将军这样赎罪下去,需要多久?”裴擒虎道:“已经一年多了,难道将军打算这样无休止的赎罪下去?”“我不知道。”苏烈摇头道:“我是一个无法掌握自己命运的人,也许······真就一直赎罪下去了吧······”

“将军,俺觉得你的话不对。”裴擒虎道:“我们的生命不应该被一件事就给束缚住了。将军以前是文人,也许前往其他地方做个授课老师,教育更多的人,不做贼人,要保护更多的地方,也许未来所能够造福的,远大于现在这样只做一个低等士兵。”

“说得有些道理······”苏烈低头道:“但现在魔种的进攻越来越强烈,我怎能就这样离去呢?先看着吧,关市之战之后,一年内魔种进攻愈发频繁,我觉得这背后定有阴谋!阿虎,我们会坚持下去的,对吗?”

“一定会的!”裴擒虎用他的“六合虎拳”“刷刷”劈出几道强劲的拳风。他一直信任着苏烈,也决意和他这最尊敬的“将军”(其实只是底层士兵)一同战斗到最后一刻。

苏烈和晟,因为关市之变的两个罪人,从关市之变发生导致两人走上了不同的道路,他们的命运也就此改变。苏烈虽然被贬官,但终究可以身为长城守卫军为秉持初心而战斗。而晟,却身为囚徒受尽了屈辱,他本就不是大唐人,而是玉城未来的继承人,这一年来,他的长辈都已不在,玉城比起过往更加的破败不堪,甚至已经被金庭城抛弃,大唐军队也就此开赴玉城,以开采其中的玉石为生计,帮助周围的百姓。晟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曾拥有的一切失去,又回忆起自己遭受的不公,最终走上了一条恐怖的道路。他是叛徒,也是囚徒,但这些都不重要了,一个在世上没有任何亲人的人,一个没有任何顾忌的人,才是最最可怕的。

“人生在世,能有相知相守之人就是最大的幸运。”苏烈将信件塞到了信鸽的信笺之中,便放手送信鸽飞走,随后扭头对裴擒虎道:“阿虎,相信你以后也一定会遇到这样的人的。”

裴擒虎脸色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笑道:“将军,咋们可是长城守卫军啊,哪有空去找什么知己朋友啊?你可别开玩笑了。”“相知相守之人指的可不是朋友。”苏烈道:“长城守卫军也没说一定要一辈子守在这里。本来我以为长城守卫军为了大义守护边疆,他们都不是被朝廷强制来戍边的。但是现实很残酷,朝廷有将领,来守长城的将士,他们的家人能够一直得到优待。这也是很多将士宁愿牺牲也绝不离开长城,那是因为他们有他们的家人要守护。阿虎你不是说过你没有家人吗,那你是随时可以离开的,也许一点钱财或者军功就能够做到。”

“将军,也许俺一辈子都要守在这里了吧。”裴擒虎道:“俺觉得守在这里挺好的,至少对得起自己的内心。能够成为长城守卫军,这是多么令人自豪的事情?”

“那将军,你这封信是写给谁的?”听了裴擒虎的问话,苏烈不自觉的嘴角一扬,道:“知己。我可以叫他‘青莲贤弟’,也可以叫他‘老李’。每当我遇到他的时候,就喜欢干我最讨厌的事情。”

“最讨厌的事情?”裴擒虎眨了眨眼睛,道:“喝酒吗?”“不错。”苏烈笑道:“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么差的酒量的人,一和他饮酒,就有种千杯不倒的错觉了。结果喝酒在那短暂的时间里,反倒是最让我快活的事情,对了,我们最喜欢一起吟诗作对。”

“或许这就是知己吧。”裴擒虎道:“将军还能有这样的伙伴,真是令人羡慕。”

“说起来,我们也有许久未见了,不知道他在做什么。”苏烈叹道:“他这个人吧,逍遥自在惯了,可没人管得住他。许久之前,他唯一一次去长安,就在朱雀门上刻下了‘欲上青天揽明月’的名句。女帝知道了后,也因为爱才没有管他。他倒也不放纵,知道长安不自由不适合他,便再也没有去过。”

“那俺倒似乎知道了,那可是非常有名的诗仙呀。”裴擒虎明白过来,道:“将军!想不到你居然和那么有名的人是好友。”

“我相信我的选择是没错的,不论上天给予我怎样的结局。”

“家里吗?”苏烈自嘲的笑了笑,道:“自从我选择投笔从戎,我那世代文人的家庭就都不大搭理我了,就剩我一个堂弟还有我的父亲。但是他们也并不支持我,我不给他们多惹事就不错了,哪敢写信烦他们?不过阿虎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也有好些年没和家里写信了。”

“是啊。”苏烈道:“在王者大陆,矛盾最深的就是人类和魔族之间的战争,最惨的反而是你们这样的魔种混血。大唐的政策从不歧视混血,但是真真正正能够使纯人类和混血和平共处的地方只有长城。其他地方多多少少都会有不平等规矩和条件的存在,长城······多么美好的地方。而对于我来说,我来长城的初衷一直没变······”

“长城在,故乡就在。”

“我一直都想去向晟证实,关市之战究竟是不是和他有关。我表面上是这么认了,但心里并非如此。”苏烈叹道:“玉城从属金庭城,但并不被金庭城所重视,所以衰败已久。晟乃是玉城的继承者,想要让玉城重获繁荣,与河洛贸易是最好的方法,而非培养什么魔种抢夺。我相信······晟绝非那样注重短期利益放弃长远发展的目光短浅之人。”

“听了将军的描述,俺······俺也觉得是。”裴擒虎道:“但是他这么一逃,叛徒逆贼的罪名肯定是洗不掉了。”

苏烈用目光瞟了一下那通缉令上的晟,早已没有了他们初识时那般意气风发,一头紫色的秀发早已杂乱不堪,蓬头垢面的就如同不计代价的亡命徒一般。

“他早该越狱的。”苏烈道:“兴许······是我真的错信了他。”“将军沦落至此,终归是被他所害。”裴擒虎坐在了苏烈的跟前,道:“只是他这样越狱而走,想必真是受到了极大的创伤。不知是该高兴还是不高兴。”

“他即便不逃走,这罪名就洗的掉了吗?”苏烈意味深长的摇了摇头,道:“他需要背负责任,我也一样。只可惜,我们当初的憧憬,就这样化为了泡影,实在是不甘心啊!”

“将军!”裴擒虎突然道:“俺们······俺们应该查清楚当初的真相,不是吗?”“真相?”苏烈摇了摇头道:“我一年前就不是将军了,没有任何的机会去调查真相。而且,时间这么久了,还能够调查到什么吗?阿虎你要记住,所谓‘真相’,是当权者希望人们所看到的,而不是我们口中所说的‘真相’。”

阅读王者大陆and荣耀联盟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