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汉血长歌》
汉血长歌

第三百一十三章 木城,封城!

在张孝武记忆中第三次印象深刻的瘟疫,则是产自于美国病毒实验室并夺走十几万美国人性命的****,而为了掩盖美国研究基因病毒武器的真相,美国人极力污名化并将最先发出警报的中国污蔑为病毒来源国。然而事实则是,被他们污名化的国家强势崛起,美国则陷入人文与经济的混乱,实在难以想象一个世界第一的国家用损人不利己的方式来对付敌对国家,简直脑残至极。

在这个世界中,瘟疫同样也存在,例如大道末年发生的瘟疫,竟然夺走了大道皇帝的性命。太乾帝突然继位皇帝,也是得益于此,然而龙都城的瘟疫夺走了十分之一龙都人的性命,以至于瘟疫结束之后,太乾帝不得不从各地选拔匠人强迁入京,充实人口。

张孝武高兴不起来,非但不高兴,反而内心充满了惊恐和不安,他深知瘟疫的可怕。瘟疫这个难以战胜的敌人,它从不休息,且从不接受投降。

兀立塌一脸悲切地看着众人,心中却冷笑不已,他随后下令全军身穿黑色衣服以祭奠这位为帝国开疆扩土的乌桓英雄。但因为他是瘟疫而亡,兀立塌随后宣布将叔叔的尸体焚烧,只带骨灰返回乌桓帝国,并且军中所有因瘟疫而死亡的人必须焚烧尸体——包括乌日剌赖的侍卫们。

在张孝武两世的记忆中,人类与瘟疫战斗的场景每个几十年总要上演一次。

前生时,给人类造成最大损失的便是中世纪欧洲黑死病的鼠疫问题,这段时间被称之为欧洲中世纪大瘟疫,从1347到1353这短短的六年时间里,黑死病夺走了两千五百万欧洲人的生命,而正因为两千五百万人的死亡,才导致了欧洲人不再迷信宗教,才有了文艺复兴运动,才有了后来的科技发展。

杀了自己的叔叔之后,乌桓小王兀立塌随后痛苦着向乌桓全军发布了一个让人伤心难过的不幸的消息,因感染瘟疫,他的叔叔,乌桓大王,乌日剌赖昨夜不幸病逝,享年五十三岁。尽管乌日剌赖执意南下的决定让许多人心中愤怒,也导致乌桓全军陷入瘟疫之中,但他毕竟是大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乌桓大王,全军顿时哽咽难过起来,甚至有一些人嚎啕大哭。

张孝武蔑笑道:“弹劾我?”

阮清文道:“将军胸怀坦荡,但我为官多年,见到最多的不是那些能做事的官员,而是那些小肚鸡肠心生嫉妒的庸人。将军在塞北立下千古奇功,可在他们眼中,将军便是一个外人罢了。将军,你是平民出身,万万不可走错一步,万万不可啊。”

众人不由得苦笑,张孝武左右踱步,胡立立即喊道:“他奶奶的,前也不是,后也不是,朝中的人御敌不行,给自己人捅刀子倒是在行?”

阮清文苦笑:“只怕如此。”

张孝武看了看众将士,说道:“一切由我承担,不放病卒入城,一切由我承担,从今日开始,木城,封城!”

顶点

萧开看着张孝武,说道:“将军,你的意思?”

“我还是不同意他们入城。”张孝武内心纠结万分,但态度却异常坚决:“我们打得过乌兹,打得过鞑塔,打得过乌桓,但我们打不过瘟疫。城外有一万感染瘟疫的人,他们如今全都是感染源,我可以告诉你们,这一万人进入城内之后,我们木城就会像金城一样,成为不设防的城市。我不能用自己的怜悯,用你们的性命,用木城来做这个赌注。”

胡立和祖公茂道:“将军所言极是。”

于是,在所有人欢呼庆祝之时,在一万金城士兵兴高采烈奔向木城城门之时,张孝武在城墙上冷静地说:“关闭城门,不得放任何一人入城。”同时,张孝武宣布城内与城外人不得接触,城外一万士兵立即自行前往疫庄等待后续命令。

一万汉军好不容易活了下来,难道被袍泽抛弃吗?尽管有贺兰宗的警告,可众人依旧迈不过去心中的那道坎。其中陈青最为焦急,他赤红这双眼看着昔日袍泽,却不能伸以援手,牙齿都咬的吱吱作响。

胡三万于心不忍说:“将军,其实城里还能安置这些人,咱们可以再城内给他们划一片区域……”

“你忘了吗?人家贺兰军候也不同意他们入城。”胡立立即提醒道,“诸位,瘟疫入城,谁能保证不会传染?”

“他们若是死在外面,谁是凶手?”申林东苦笑道,他自然想得更加深远,朝廷会否追究他们。

瘟疫的可怕在于它不予许对手投降,张孝武比所有人都忌惮万分,他也牢记贺兰宗的叮嘱,绝对不能放任何一人入城。

张孝武记忆中的第二大瘟疫,则是产生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美国堪萨斯州,美国因参加战争,美国总统威尔逊为了避免瘟疫而产生的士气低落,于是掩盖了消息。当时的中立国西班牙,发现瘟疫之后立即报道,反倒被一战各国污名化为西班牙流感。西班牙流感导致全世界四千万人的死亡,也导致了一战不得不被迫结束,但欧洲各国心中却并未真正的认为应该停止战争,这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的原因之一。

阮清文提醒道:“将军若是不收他们入城,只怕被外人所知,将军会被弹劾。”

申林东道:“对,我也有此担心。将军,万般功劳,不如别人一张嘴的诋毁。介时将有人说,功时功过是过,功过岂能相抵,将军又有何法?”

乌尔坎哈充分认识到瘟疫的厉害之处,正在无能为力的时候,此时塞北忽然下起了大雪,佳澜河封河,人们不得不烧雪水和冰水饮用。烧开的热水杀死了大部分瘟疫细菌,以至于乌桓大军并没有受到瘟疫太大的影响,前后只死了一万多人,这不得不说,他们占尽了天时之利。

乌桓撤军之后,其他各个藩属国仆从军纷纷撤回国内,鞑塔荒原南部,罗兰至两狼关一代,再一次回到了汉军手中。

乌桓军中曾经有过一种规矩,主将死则近卫陪葬,但是自从毕力突做可汗之后,便废黜了这种不合理的制度。但兀立塌为了掩盖自己刺杀叔叔的消息,便下令乌日剌赖的近卫全部殉葬。

全军祭奠两日之后,兀立塌下令立即撤退,在抵达鸦金粮仓之后,他立即听取乌尔坎哈的建议将士兵分为两部分,感染瘟疫的士兵住进金城,其他未感染瘟疫士兵住在鸦山大营。

此时的张孝武,虽然击败了乌桓南下的大军,逼得他们不得不后退,可他却知道,战胜乌桓人的不是自己,不是汉军,而是瘟疫。

瘟疫逼得乌桓人不得不休战,瘟疫也逼得他们不得不撤退,尽管木城之下连杀数将之举让张孝武的名声和人气达到最高,人人呼唤其为战神,但这个战神如今却面临着比乌桓人更加危险的敌人——瘟疫!

阅读汉血长歌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