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旧事惊心》
旧事惊心

第163章 苏泽与穆景天起冲突

三人走到服务台前,看样子是在退房。

苏泽心里顿时起疑——芙蓉不在学校里,为什么要住酒店?

吕清道:“我该回去了,有事给我打电话。”说完,起身离开。

吕静垂下眼帘,泪珠滚落下来,说道:“可我只想和苏泽在一起。”

吕静又看了会儿电视,方回屋休息。

且说苏泽,到北京后,已是夜里八点多,先找了酒店住下,想到此时已晚,更兼自己旅途劳累,便决定先好好休息,明日再与芙蓉联系。

吕清道:“从这段冰冷的婚姻中走出来,找一个真正爱你的人。”

“她不是遇到熟人吗?”韩阳一边说着,一边搂着穆景天的肩膀往外走。

穆景天疑惑地问道:“你跟他不也很熟吗?为什么你不留下来?”

说完,他马上明白过来,停下脚步,走回苏泽身边,冷笑道:“你就是那个有妇之夫吧?”

韩阳与芙蓉都吃了一惊,忙把目光投向苏泽,见他阴沉着脸,回道:“是又怎么样?”

穆景天一把搂住芙蓉的肩膀,挑衅地看着他道:“芙蓉是我的女朋友,你找她干什么?”

苏泽听了,眼里闪过一丝痛楚,但很快恢复镇定,冷冷道:“你的女朋友,就不可以有个熟人吗?”

芙蓉见他俩剑拔弩张,努力耸动着肩膀,想挣脱穆景天的手,他却加大力道,抓得更紧。

穆景天诡异地笑道:“你找她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吧。”

苏泽冷冷道:“不方便你听。”

穆景天拉着芙蓉便走,一边道:“那我们走!”

苏泽见了,一把扯住芙蓉的手臂。

穆景天回过身,高声道:“你松开!”

苏泽慢慢松开手,用低沉的声音冷静道:“我有两句话,想单独跟她说。”

“说什么?!”穆景天怒道,“你能给她一个承诺吗?你能跟她说‘我娶你’吗?我能!只要她愿意,我现在就娶她!”

芙蓉与韩阳,都被他这句话惊呆了。

苏泽脸色铁青,目光转向芙蓉,痛苦而探寻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猛地转身,毅然决然地朝楼上走去。

芙蓉见了,急着想挣脱穆景天追过去,穆景天却紧紧抓着她。

最后,她只能作罢,神色黯然地随他们出了酒店。

打车返校的路上,芙蓉不满地对穆景天道:“你凭什么说我是你女朋友?”

穆景天不客气道:“不然呢?你还想继续与他纠缠下去吗?及时止损!及时止损!你懂不懂?他若真的足够爱你,要么放了你,要么赶紧离婚娶你!”

芙蓉心里不得不承认他说得有道理,却仍嘟囔道:“我们的事,你不了解。”

穆景天望着车窗外道:“不管我了不了解,道理都是一样的。”

只有韩阳,始终一言不发。

回到学校,三个人互相道别,各自回了宿舍。

芙蓉正坐在床上发呆,接到韩阳打来的电话,问道:“用不用我给苏泽打个电话,跟他解释一下?”

芙蓉苦恼地说道:“算了吧,我觉得穆景天说得也有道理。”

韩阳“哦”了一声,又说了点别的,便挂断了电话。

且说苏泽,进屋后,颓然坐在床上,回想穆景天刚才说的话,几乎字字锥心,而芙蓉,竟也没有站在自己一边,又想他们一起出入酒店,只怕已经……

想到这里,他更是心如刀割。

他原本打算周六、周日陪芙蓉,周一去分公司检查工作,却临时改变主意,跟分公司的几个高管开了一个视频会议,交代了几件事,然后订好返程机票,连夜回了天门市。

在飞机上,他想,以前每次受伤,他都会回到自己的别墅,独自舔舐伤口,这一次,连这个也不能了,别墅里有吕静。

吕静正刚刚入睡,忽然听到屋里有响动,惊得她一下子清醒,黑暗中瞪大眼睛,却不敢出声。

侧耳细听,那声音仿佛往苏泽的屋子去了,她在心里不断问自己:“怎么办?”

她悄悄下地,将屋门反锁,又将耳朵贴着门板听着。

那边似乎传来水流声。

她惊呆了——这个贼也太猖狂,竟敢在这里洗澡。

她想,不如趁这个时候,出其不意将他制服,然后报警。

她记起柜子里有苏泽的一根高尔夫球杆,便蹑手蹑脚地走过去拿出球杆,拉开门走出去,循声来到苏泽门前,见房门虚掩着,里面透出灯光。

她轻轻推开门进去,见浴室的灯果然亮着,里面传出水流撞击地面的“哗哗”的声,遂猛地推开门,举杆照着面前的男人打去。

苏泽刚冲完澡关掉水龙头,忽见浴室的门被人推开,吕静穿着睡衣,头发蓬乱,手举一根球杆,双眼紧闭朝他挥来。

情急之下,他匆忙喝道:“你干什么?!”

吕静听着这声音有点耳熟,竟像是苏泽,忙收住力道睁开眼睛,见眼前这个正在洗澡的男人,果然是苏泽,可球杆在惯性的作用下,仍朝他落去,她忙顺势向旁边一歪,球杆杵在了地上。

苏泽这才意识到自己还光着身子,忙拿起浴袍裹在身上,不高兴地说道:“深更半夜你发什么神经?这样会吓死人的,你知不知道!”

吕静见他如此,反击道:“这话应该我对你说才是!你回来不能提前说一声吗?我还以为家里进贼了呢!”

苏泽见她生气,捺住性子道:“好了,现在没事了,快去睡吧。”

芙蓉转身向外走去,刚走两步,又回过头来道:“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苏泽敷衍道:“办完事就回来了呗!”

芙蓉盯着他仔细看了半天,唇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然后转身走了。

苏泽见她一副“深知其中三昧”的样子,不禁有几分恼火,又接着洗漱后,便宽衣休息。

次日晚间,已是夜里十点多,苏泽还没有回家,吕静不免有些担心,便给他打电话,电话响了半天,却没有人接。

吕静又打电话给他的助理任杰,任杰说:“今天我们一起去拜访了一位客户,从客户那里出来,又去吃了晚饭,之后,他就让我先回了,他还没有回家吗?”

吕静说“没有”。

任杰道:“您别担心,他可能是去找哪个朋友了。”

吕静说了声“好,我知道了”,挂断了电话。

她想芙蓉远在北京,上次两人的会面似乎也不太愉快,只要不是跟芙蓉在一起,她就没什么好担心的。

正如此想着,忽听有门锁扭动的声音,接着门被打开苏泽进来,随后一股酒味飘进她鼻子里。

她忙从沙发上站起来,陪笑道:“去哪儿喝酒了?这么晚才回来。”

苏泽没有答话,摇摇晃晃往屋里走去。

吕静忙过去扶住他。

进屋后,苏泽重重倒在床上,吕静见他双眼微合、脸颊酡红,呼吸粗重,似乎很不舒服,便帮他脱掉鞋子,又跪在床边,想脱掉他身上的西装。

苏泽睁开眼睛,醉意朦胧中,依稀看到芙蓉低首坐在他身边,便温柔笑道:“你来了?”

吕静刚解开他的衣扣,听他问“你来了”,茫然答道:“哦!我一直在家啊!”

她俯身想帮他退出衣袖,冷不丁,却被他一把抱在怀里。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

穆景天听了,上下打量了苏泽几眼,伸出右手道:“你好。”

苏泽的眼睛里有几丝敌意,略握了握他的手,马上松开。

穆景天感受到了他的不友好。

芙蓉与韩阳同时回过头来。韩阳高兴地笑道:“苏泽,你怎么在这里?”

苏泽拿目光在他们脸上扫了下,表情复杂地问道:“你们呢?怎么会在酒店里?”说时,又看了退房的男子一眼。

韩阳见了,笑着解释道:“此事说来话长。”

这时,穆景天办理完退房手续,走到他们身边,对芙蓉与韩阳道:“走吧。”

韩阳笑着对他道:“这是我们的朋友,苏泽。”又给苏泽介绍道,“我们的同学穆景天。”

他走过去,喊了声“芙蓉”。

次日清晨起来,苏泽洗漱后吃过早饭,走步梯下楼来,正掏出手机想给芙蓉打电话,却见电梯里出来几个人,从背影看那么像芙蓉和韩阳,同行的还有一名年轻男子。

韩阳笑着对芙蓉道:“这样吧,我和穆景天先回学校。”

穆景天听了,忙问:“那芙蓉呢?”

吕清听了,定定看了她半天,方冷冷道:“原来‘吕静’这个名字,让你这么厌恶。”

吕静方悟自己说错了话,忙道:“我不是这个意思……”说着,又落下泪来。

吕清见她如此执迷不悟,有点焦急道:“事实证明,苏泽并不适合你!”无奈,又只好拿自己举例道,“最初,我不也觉得此生只爱苏泽一人吗?还去大闹你的订婚礼,可现在,我一样过得很幸福。”

吕静听了,抬眼看着她,有点激动道:“我已经没了‘上官芙蓉’这个名字,如果再失去苏泽,别人会怎么看我?我就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可怜虫!”

吕清不禁有些心软,又握住她的手道:“好了,别想那么多,一切等苏泽回来再说,好吗?”

吕静含泪“嗯”了一声。

阅读旧事惊心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