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敢问穿向何方》
敢问穿向何方

第三百二十一章 父慈子孝

现在还这么大喇喇的停在那,生怕别人不知道这车是男朋友开来接女朋友的。

门口保安又咧着嘴看着她傻笑:“叶编辑,怎么不上车呀?”

什么交男朋友女朋友,什么结婚什么买房买车……或许是因为白娘娘买奔驰买包后那奔走相告的气焰太招人嫌,大家下意识的就不想成为自己最讨厌的那类人。

泪了,比裸辞还惨的是什么,是裸辞还没靠谱的工作经验!

也因为大家潜意识里认为,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好事,只要让社里某些人知道了,都会被成坏事,简单讲,就是总有人见不得你好,不爱看你痛快。

唐冶成为她男朋友,那就绝对是她身上发生的大好事,可若不是白娘娘步步紧逼,她绝不会自己出来,甚至还考虑过怎么隐瞒。

叶青青跟魏简谈完,又有点心神不宁了,回去也没心情做视频,转头刷招聘网站刷到下班,心里估摸着自己这工作能力跳槽能值几个钱。仔细一盘算发现,自己还真是毫无前途,在这儿干了五年,基本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大项目。

叶青青更看不过去了,满脑子“有这样的儿子她家阿行这些年该被欺负得多惨啊”的感觉,完全忘了之前几次方凛曾经谈笑间让唐冶举手投降。

“爸,决定好没,吃什么?”唐冶在那开着,居然还在问方凛。

方凛眨眨眼,犹豫了一会儿,看起来超迷茫,抬头见叶青青在看他,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问她:“青青!你想吃什么?跟伯伯,伯伯请客!”

去你妈的伯伯吧死阿行!当年我还拧过你耳朵呢!

叶青青心里非常不适,好笑的同时又觉得很难受,她心底里还总觉得像是被伙伴占了大的便宜,可他分明已经是个鬓生华发的老人了。

“我们吃家常菜吧。”考虑方凛的喜好,她建议,“比较舒服点。”

方凛一愣,道:“你们不用将就我的口味,我知道你们年轻人都喜欢吃火锅什么的。”

“你可省省吧,了吃清淡的让人别将就你,拉你去吃火锅肯定我不敬老爱幼。”唐冶道。

方凛,老人家委屈:“我什么时候这么过了?”

“切上次烧烤没关系的结果一边吃一边很难过的样子,弄的别人以为我虐待你。”

等等这个场面怎么这么眼熟,仿佛很多剧中都会出现的……姐妹撕逼一样的场景?

叶青青目瞪口呆,不知道该什么,半晌才道:“其实我,本身就喜欢吃家常菜啊。”

方凛听了很开心:“那好,那我们去吃家常菜吧。”

唐冶:“上次谁花钱吃家常菜不如让自家老妈烧,现在又喜欢吃了?”

方凛立刻伤心了,巴巴的看向叶青青。

叶青青结结巴巴:“啊,啊?我什么时候过。”

“很久前啊,出去吃夜宵,都随便吃点,结果谁吃家常菜,你不干,非要吃烧烤。”

“我去这都多久了……”叶青青想起来了,那还是快一年前唐冶刚和她谈合作的时候,他周围很多编辑可爱不是催更就是痴缠,叶青青虽然已经和他搭上,但又没人家姑娘可爱也没人家会撒娇,在套近乎方面很是捉急,平时几乎是在旁边干看着,唯有一次深夜,她坚持要吃烧烤……

她那时候还很奇怪为什么大半夜的会想出去吃家常菜,后来才知道那是因为妹子们都知道唐冶那两胃不好。

所以在她看来那完全不是出头,而是在出丑,很是不堪回首。

结果唐冶居然还记得。

她捂脸:“我那次真不知道你胃不好。”

“我知道你不知道,我又没你什么。”唐冶冷着脸,“那群人不知道从哪里知道我胃不好,开始自作聪明的要管我这管我那,还自以为很霸道总裁,完全忘了我最讨厌的就是窥探和擅作主张。”

叶青青:“……”她终于知道自己哪里得唐冶青眼了。

因为她最不会做的,就是窥探和擅作主张。

那么问题来了,唐冶这是贱么?关心他的他不要,不关心他的他倒追?

她心的看看他,脑子里这个想法挥之不去。

叶青青的沉默倒是让方凛颇为好笑:“青青,哎呀,你怎么坐在前面,本来我们还能聊聊。”

“你俩有什么好聊的。”唐冶没好气道。

“哎就冲你这么紧张,我就要跟青青好好聊聊,来,青青,冶怎么跟你表白的呀?”

哇这老头子看不出还挺八卦的!叶青青嘴角抽搐:“他没表白。”

“什么?没表白你就从了?!”方凛大惊,“就我们那个年代,不两句肉麻话,手都别想牵,不行,青青,你太吃亏了,重来,咱重来!”

叶青青:“噗!”

唐冶这时候一个刹车,回头叫:“下车!到了!”

方凛:“你就算赶走爸爸,道理还是要讲的,怎么可以不清楚呢?”

唐冶:“我得很清楚啊!”

“你就欺负青青情商高还不舍得欺负你是吧?青青你看这子,明明喜欢得跟什么似的,就不肯讲出来,靠不牢的,我们走,不理他。”

唐冶大吼:“你到底是谁爸爸啊!”

方凛这时候已经拉着叶青青的膀子往前走了,闻言一顿:“哦,对哦,你是我儿子。”

唐冶:“……”

叶青青:“……噗!”

“奇怪了,我越看青青越觉得,真跟认识了很久的老朋友一样……”方凛呢喃了一句,神情认真,“反正是我儿子也不能欺负的!走,青青,我们不能惯着他,随便他耍流氓,是不是?”

前面方凛在走,叶青青跟在后面,看他拉着自己手臂的手上满是皱纹,连突出的青筋和骨骼都透着股苍老的味道,想到不久前这个老人还只是个六神无主的男孩,手光滑,手指修长……

她忽然有点想哭。

或许阿棠和阿行确实没有了不得的共同回忆。

但她有啊,在那个年代,为了走出山村,顶着那么多饶鄙夷和嘲笑,头碰头咬牙学习和相互鼓劲……这样纯粹、美好又拼搏的生活,一辈子能有几回呢?

或许这就是她割舍不下唐且行的原因吧,毕竟她知道这个人曾经为了未来跌入过怎样的谷底,又进行过怎样的努力。

也或许,这也是阿行想起阿棠就心痛的原因吧。

毕竟他也知道,有个阿棠曾经为了未来,进行过怎样的努力,却又跌入了怎样的谷底。

确切,是一个阿棠进行过怎样的努力,另一个阿棠,跌入了怎样的谷底……

再也没回来。

“哦好,给点时间。”方凛还是笑眯眯的,收不拢嘴的样子,看着叶青青眼里满是喜意,“青青啊,冶要是不长眼欺负你,你跟我,啊,可千万不要客气,你别看他那样,我治得了!”

瞧你得意那样,唐冶白眼都飞上去了,叶青青坐他俩边上纵观两人表情,不正是那新世纪最典型的“父慈子孝”吗。

她摇摇头,干巴巴的笑了笑:“您先保重身体,我年轻还扛得住,没那么容易气死。”

保安“噗”的笑出来,“叶编辑您真逗,您咋知道我们咋想的呢?”

“你们笑容里都在呢!”叶青青大声道,心情总算恢复零,上前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她早观察好了,副驾驶空着,方凛多半坐在后面,所以刚一进去,她就一边系安全带一边回头笑:“方老师好。”

方凛一身藏青色的唐装,很是倜傥,像个大爷一样在后头靠坐着,笑眯眯的看着她点头:“怎么还叫方老师啊?”

叶青青:“……”

“爸,给她点时间。”唐冶启动了车子,头也不回。

叶青青:“我怕我一迈腿,你们就嚎一句‘送入洞房!’。”

结果第二就曝光了……唐冶大概是社里第一个登堂入室进社里的“对象”。

“哧!”唐冶嗤笑一声,无限嘲讽。

方凛在他背后给了他一个白眼,满满“无奈老父亲”的即视感,显得前头表情倨傲的唐冶分外顽劣。

叶青青感到很慌,虽然想到唐冶让她不那么慌,但是自尊依然让她很慌。

她就这样慌兮兮的去了唐家父子的饭局。

所以人这种生物真的不能踏错一步,当初听了老人言要稳,进了正星又不攒经验也不锻炼人,生生磨废了再出来,放眼一望花花世界——已经完全不属于自己了。

她现在要还想奋斗,那简直就是高龄选手,体力脑力可能都拼不过那些年轻,她五年攒的经验大概人家一个礼拜就能吃透了。

唐冶开车载着方凛来接她。

看着雄纠纠气昂昂停在门口的大吉普,叶青青其实是觉得有点魔幻的,因为她以前曾经设想过,或者这个社里绝大多数饶做法,就是尽量不曝光私生活。

阅读敢问穿向何方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