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山河多娇》
山河多娇

第276章 不共戴天之仇

慰武子本来是想冷静的处理这件事,一切从长计议。然而,他以为非常明白这其中道理的秦王聂风,却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这位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王者,就在这时候突然爆发了。

他不仅是大怒特怒,而且是震怒!在神色激动的盯着那颗头颅过了片刻之后,他直接回手拔剑,锋芒闪过,正在喋喋不休的天子特使脑袋便咕噜噜滚到了台阶之下。

这位天子特使是个大嗓门儿。他趾高气昂的站在那里,整个大殿上的人都听的清清楚楚。许多人都阴沉着脸,面目不善的死死盯着他。只待秦王一声令下,就把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拖出去。而更有些人则感觉到有些奇怪,看这特使的嚣张劲儿,分明就是有意的激怒秦王。难道他不怕死吗?还是说明知道是死,却故意来求取这样的名声?

将近三万大军再加上老将王凤的性命,这个代价,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都是足够沉重的了。

站在阶前的国相、上大夫和几个将军早已经怒不可遏。当着所有人的面,秦国王廷上什么时候轮得到有人如此放肆!即便他是天子特使也不行。

不过,还没等他们出言呵斥和阻止。却看到站在最前面的武平君慰武子皱着眉头摆了摆手,示意大家不要轻举妄动。此事关系重大,一切当有秦王自己裁决。

如果说在死里逃生之后走上大岐山的聂无双心底充满无限愤懑而无法排遣的话,那么他的父王聂风,则开始毫无顾忌的震怒。

“武平君,勾灭处有什么最新消息?”

秦王聂风的脸色很不好看。这一年多来可真是邪了门儿了!秦国每战必败,损兵折将。八大名将已去其三!这样的损失,几乎让他的心在滴血。而且,最重要的是军心受到严重的打击。如果下次再遇到赵国的军队,没有人敢确定,秦军将士的战斗意志会不会受到影响。

“中州之战,全军尽没。其根本原因,并非赵国的军队战斗力多么强悍,而是极大的受了外界因素的影响。所以才导致王凤将军的不幸遭遇。”

“可具体说来?”

“大王,那楚江眠虽然年轻,却非同寻常。神机子曾经断言,九行山北王气日盛,就预兆在此人身上。自他登上王位以来,赵国每战必胜,往往行常人难以预料之手段。勾灭处死谍们虽然进行过详细的探查,可是至今为止,还无从知道这个年轻人到底为什么会忽然就变得这么厉害。如果不是有其他特殊原因,就只能归结为天授了……唉!与这样一个人为敌,失败与教训恐怕在所难免。”

秦王聂风努力往下压了压心头的怒火,神色漠然的听着。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老对手楚烈的死去,不仅没有成为秦国崛起的机会,反而带来了无法预料的后果。综合秦国这一年多来所受到的损失,比过去数十年的折损都要多。尤其几位名将之死,简直可以称得上是一种灾难了。现在既然连慰武子都表现的有些无奈,王廷上下如果还认识不到赵王楚江眠的厉害,那就太愚不可及了。

“中州之战,赵王亲自带领嫡系武士数百,在大战开始前,去执行了一项秘密任务,然后就发生了山峰崩塌、洛水灌流的事。至于这其中到底有什么关联,勾灭处却还没有查找到具体证据……不过,这倒让我想起当初勾灭处两位长老的死,也甚是蹊跷。他们那么厉害的修为,竟然在楚江眠面前连还手之力都没有,这无论如何也是说不通的!”

慰武子的声音有些低沉。大殿上下一片安静。许多人还是第一次听他把这两件事联系起来,一种神秘莫测的感觉笼罩在每个人心头。难道楚江眠真的有驱使鬼神之力?!

慰武子虽然对王廷上下都是这样的激愤情绪感觉到大不以为然。但他是个聪明人,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以自己的清醒去引起别人的抵触。如果有些话必须要说,他也会选择去单独与秦王说。他知道这位具有枭雄之姿的诸侯王,就算是再忍不住心中的愤怒,也会分得清轻重缓急的。

而当前的首要任务,自然是先处理好王凤将军的后事。事情既然已经无法挽回,那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做得更决绝一些,也许反而会对人心起到一些激励作用。

“去!把这支使团的所有人全部拿下,尽数斩于殿外。他们所带来的根本不是天子诏令,很可能是赵国人为实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而故意伪造的假消息!”

当然,一个具有无上权力的诸侯王杀人,是不需要理由的。即便被杀的人是天子特使,杀了也就是杀了。又能怎么样呢?更何况,这个家伙刚才的嚣张态度,已经激怒了很多人。那些怒火本来就已经压制不住了。就算是秦王不当场杀他,恐怕他早早晚晚也会死在这座城中。想要安全的离开,却是门儿都没有!

“王老将军……你且放心!不用等太久,本王一定亲自为你报仇雪恨,杀光一切与你之死有关的人。无论是谁,他都休想活命!”

秦王把剑扔到地上,鲜血溅落袍襟。他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刚刚被他亲手诛杀的那个倒霉蛋。而是对着王凤的首级,红着眼睛郑重其事的发下了誓言。

大殿之中有人已经扑通跪倒,放声大哭起来。王氏一族家业鼎盛,不管是在军中还是王廷上,都有一大批担任要职的人。现在亲眼看到王凤落到如此悲惨的地步,哪里还忍耐的住悲愤之气。他们一边叩首痛哭,一边大声请令,恳请秦王再次发兵,大家去军中效力,不灭赵国誓不罢休!

而其他许多不是王氏宗族的人,看到这样的场面,心里也不好受。大家共同相交多年,如今这位老将以如此悲惨的方式死去,无论于公于私,都是重大的损失。

慰武子眼角光芒一动,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他看着正好滚到他脚下的头颅,无声的叹了口气。在此时,他有一种预感。秦王不应该砍出这一剑,也许,快意之后会惹来无穷的麻烦了!

自秦国相以下诸人只得暂时忍耐。武平君素来虑事周全,为众人所信服。大周王室派出这样一个愣头青般的家伙到凤安来斥责秦王,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事。王室忽然变得这么强硬,难道背后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如果按照慰武子的考虑,他明白这后面一定不简单。秦国大军全军覆没所造成的惨痛教训,固然令人心痛。但如果不弄清楚有可能会随之而来的后果,那也许会更严重。

慰武子随意的挥了挥手。一些无足轻重人物的生死,本来就是这么简单。生如朝露,死若草芥,如此而已!守候在殿外的武士早已经应声而去。杀人立威,很是平常。

不管秦国王廷上下怎样认为,死去的使臣和使团中的所有人都已经听不到了。也许,他们从中州出发的时候,就已经提前预知了这样的结局。可他们还是这样义无反顾来了。因为他们每一个人都明白,他们即将迎来的死亡,将会是对一个王朝的救赎。而这样重大的意义,对于这些甘当重任的小人物来说,却又是一种无上的光荣。

可是,偏偏就有不怕死的送上门来,来自中州的天子特使昨日入凤安城,当庭以大义斥责秦王。于是,秦王聂风一剑斩其头颅,阶前喋血,也就丝毫不令人奇怪了。

能够令秦王如此愤怒失态,自然不是因为一个迂腐使臣的责难。那些冠冕堂皇的话就是高声喊上半天,秦王聂风也可以全当蚊子哼哼,没听见。

即便是秦王聂风再具有辽阔的心胸,他也经受不起这样的连续打击。在一年多的时间内,先后损失了王黎、木雪青和王凤这三位名将,对于一位素怀天下之志的枭雄人物来说,简直是不可承受之重!

大王一怒,流血数里。凤安城王宫内,人人小心翼翼,唯恐动辄得咎。如果谁在这个时候敢于触动王之逆鳞,无异于自寻死路。

可是,当王凤的人头被放在面前案上的时候,聂风猛然抬头睁眼,往前疾走两步,面面相对看得清楚。只见那老将军的头颅被利刃整齐的切下来,放在木盒里,正是须发皆张,死不瞑目!

“……秦王身为诸侯,为达个人目的,公然藐视天子。不仅暗中指使中山侯诸人兴兵作乱,祸害众生。而且更是派大军悍然进入中州,意图逼迫天子,篡夺天下。如此大逆不道,人神共愤,天地难容!……幸得天子洪福齐天,大周社稷不绝。感召天下勤王相助,更得天雷霹雳,水神建功。遂灭诸侯逆兵于洛水,保全宗室。为惩罚悖逆,警示后人,以五兵斩首将头颅,送秦廷,责其王……。”

阅读山河多娇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