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三国骑砍》
三国骑砍

第四百六十九章 试探

忧虑重重:“季阳,陈公大兴器械恢复民力裨益国家之举动,乃朝野皆知。今就木坊、铁坊之事弹劾,恐遭诽议。”

“此言不妥。苟利国家,知无不为,臣之节也。”

存在一种你生产出来,也无法按市价卖出去的结果。

明日大朝会的上计工作关系今后一年的预算,各郡派来的上计吏,几乎是本郡最为精明,最能抗压的人。

虽说以物易物解决销售、流通难题,可就是漏税了,极大妨碍荆州铸币坊的工作。

这个刘干按籍贯来算,应该是现在的邓国人,传统意义上的帝乡南阳人。

另一边馆舍里,吕乂请刘干协助自己核算账目数据,两人抓着算筹进行最后的核算。

庞林虽是州牧,终究是外臣,与城门校尉习珍同列,屈居九人之下的第二排。

零零总总赤袍、黑袍参加大朝会的中枢、外臣不下三百余人,几乎是汉帝国的未来枢要。

班列齐整后,大汉三恪才有序登场,走在最前面的是关羽的车驾,车上青伞盖,两班虎贲随同车驾左右,前后各有充当鼓吹、执旗的宋国卫士。

只是关羽车驾上还坐了个人,是丞相长史王连,王连代表诸葛亮前来参加大朝会,有资格隆重对待。

关羽车驾之后,是虎步监周侯张绍的车驾,前后只有十余人跟随车驾左右,显得低调。

最后才是田信,蒙多驮载田信,趾高气扬而来。

如今的蒙多肩高八尺余,一双黑漆漆水亮亮眼珠子四处打量,见没有几匹马儿,也就没多少兴趣。

而田信身后的随从武士各自挎剑,背挂陈字战旗,手里则举着方天戟、日槊、月槊、青冥剑、紫电剑、六棱九节的玄铁鸳鞭、鸯鞭,还有岭南树立威名的宝弓来福、朱漆箭。

各种小规模战斗,已经让纯钢的来福弓、朱漆箭强化到极点。

来福弓通体为钢,就连弓弦也是钢丝,从工艺、材料方面来说,已经超出当世人的理解。

田信的戎车也跟随而来,青伞盖下并无人影,只有静静伫立的红漆镜甲。

这是摆出来给人看的,功勋没必要挂在嘴上。

每一件神兵,都见证着几笔功勋。

赵云打量这些神兵,见少了两口,一口青釭剑则由关姬掌控;白虹剑则借给陆议,由陆议拿着掌军。

白虹剑在手,陆议指挥北府兵会非常顺手,比虎符之类的更有号召力。

待到玄武门前,田信一跃下马身姿矫健,甚至落脚无声无息。

今日他头戴乌纱折角善翼冠,穿一领绯紫金线绣描的金龙过肩圆领广袖服,金龙龙头在胸前,张嘴衔着燃烧的火球,龙身搭在左肩,龙尾后半截团在背后。

腰扎一条巴掌宽锦绣玉带,左腰悬两口剑,分别是刘备赐下的八口章武剑之一,以及诸葛亮赠送的灵帝所铸中兴剑。

浑身未配一片玉,反倒左手手腕扎着得自甘宁的七枚铃铛。

金龙过肩圆领广袖服面前,众人的赤袍、黑服显得跟粗帛麻衣一样,灰头土脸,仿佛麻雀群里来了个凤凰。

庞林忍不住闭上眼睛,已经不敢去看关羽气红的脸。

关羽脸都被田信气青了,平日穿惯了细麻短衣、素色粗帛衣衫的田信,今日一反常态,突然这么衣着锦绣,绘绣龙凤的……到底是穿给谁看?

王连细细审视田信,分析田信的用意。

关羽又不好当众质问、指责,强忍着不快,板着脸。

辈分最小的张绍上前迎接田信,细细打量田信的衣衫:“陈公锦绣衣装,宛若天人,实令弟惊叹。”

田信展开双臂让他仔细看,还原地转了一圈,仿佛开屏孔雀,呵呵做笑:“陛下屡次赏赐厚重,再不穿就腐朽成灰,那着实可惜,实属不得已。”

说着抖抖双袖,引着张绍上前向关羽施礼:“大将军。”

“孝先这衣冠装饰……似与汉礼有别?”

“大将军未免惊诧,此实属正常,我陈国之君,自有国情在此。”

田信左手按在剑柄,右臂负在背后,腰背挺直如同立松,展露出令关羽陌生的仪态:“我以为三恪终究是汉之宾客,礼法应小有迥异,可示大小之差,中外之别也。”

一侧张绍下意识低头看看自己诸侯王太子的六章冕服,再看看关羽同样为诸侯王规格的九章冕服,再细看田信,身上礼服只有一条骇人的龙,没有天子十二章中的任何一个。

穿着奇装异服,田信却无一点不自信的心虚感,姿态坦然,风流自生。

除了关羽是真没心思去欣赏这套礼服外,余下人多细细鉴赏……田信的这套礼服,将蜀锦的鲜艳华美特质发挥的淋漓致尽。

也有的人目光观察田信身后的神兵,田信也在观察这些人,想看看有没有跳出来指责。

可惜,暂时没有。

若不退……那自己的牺牲,也是有意义的。

整理思绪,吕乂在后半夜小睡片刻,随后就沐浴梳头,穿黑袍、戴进贤冠,扎白玉带,携带竹简前往南宫。

身为荆州司金中郎将……吕乂其实是个文职。

“此正本清源,巩固国本之举也。”

自己是正义的,自己揭举弹劾,陈公就势退居岭南躲避风头,早晚还得陈公返回朝中秉政。

期间分开一段时间,朝廷巩固根本,此利在长远。

朝中能人志士那么多,肯定有看明白的。

就看陈公肯不肯主动退一步,若退,则内外皆安,天下太平。

吕乂将最后一卷竹简装入锦囊里,锦囊口漆封,锦囊口挂着一枚木简标签:“当今之世,陈公虽无不臣之心,却已有不臣之望。为朝廷虑,为陈公虑,须有一人,行匡扶社稷之事。”

刘干理财能力不在吕乂之下,唯一缺点就是廉洁、朴素不如吕乂,因此有些心虚、胆怯。

一路上遇到渐渐汇聚的其他官员,武官赤袍鹖羽冠,陆续集结于玄武门南。

以尚书令伉乡侯黄权、侍中江都尹李严、侍中商侯关兴、侍中北府护军廖立、侍中左护军湘州刺史马良、侍中行右将军西乡侯张苞、卫尉卿辅匡、廷尉卿张温、卫将军永昌亭侯赵云九个人为班列前导。

哪怕关羽警告过他,可现在王连来了,大司农府即将设立,税务事情必须剖析明白,不能再让田信明目张胆偷税、漏税。

升斗小民以物易物躲避商税、关税也就算了;可田信设立的丹阳铁坊,始终跟各方以物易物,不在郡县市肆举行交易,躲开了征税。

税租乃国家大事,有一点疏漏,或答不上来,不仅上计吏本人倒霉,还会牵连该郡郡守。

上计是丞相长史王连需要统计、核查的事情;吕乂现在算的是田信近三年的漏税情况。

虽加速了物资流动效率,可也让直百钱失去参与、流动的机会,更逃了太多的税。

因物价的飞涨,以及织机、农具的稀缺,这类生产工具市价虚高。

阅读三国骑砍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