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一剑掌乾坤》
一剑掌乾坤

第三百四十九章 善缘

“原来是裴老板啊。”那小队长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请回吧裴老板,这次我镇南关奉了上峰之命,禁止桑神教外的任何人通过关口!”

裴明走上前去,悄悄往这小队长手中塞了一包东西:“行个方便吧老钱哥,小弟这么大一个摊子,好些人跟着我,都指望着过去做生意,要是今天过不去,生意做不成都要喝西北风了,老钱哥,看在咱们哥俩的交情上……”

梁诚伸手接过这手镯,只见这东西就是个简单的饰品,只是式样相当古怪,应该是个信物,将它戴在手腕上,到时候绿竹寨接应自己的人要根据这个东西来判断身份。

梁诚闻言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果然看到远处的商道上有一队人马正往回走,看着也是一个商队,只是这个商队的规模要大得多,首尾相连的兽车至少比裴明的商队多五十辆。

过了大约小半个时辰,裴明的商队终于走到了镇南关城外,与往日不同的是这个关口之前还设了好些个鹿砦,路上还有拒马拦着,一小队士卒站在路中间,全副武装地守在那里,气氛显得有些紧张。

前面的士卒看见商队,远远地就挥动手中的信号旗示意,叫他们停下来。裴明见状忙下了兽车,只身走到了士卒跟前,梁诚不远不近地跟着过去,想看看这个镇南关的虚实。

裴明点点头,正要接着说什么时,眼光忽然往车厢外看去,看了一会,忽然惊讶道:“咦,老杨的商队怎么往回走了?难道这么早就走了一个来回?不能啊!”

商队无法通过镇南关,只好先往别处去了,裴明依旧坐在车厢里,一路心中惴惴不安,想着不能按计划掩护梁诚到达绿竹寨,商队的损失先不说,就说回去可怎么向上峰交代呢。

……

且说梁诚离开了商队,站在距离镇南关不远的地方,心中思索着要怎样才能顺利通过镇南关。

这时梁诚发现路上除了商队还是有一些行人往镇南关方向过去的,商队倒是无一例外,全部被禁止过关,行人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同,梁诚远远看见有几位行人好像出示了什么东西,然后就被顺利放行了。

梁诚心想,既然有凭证可以通关,那么就有办法了,且过去看看他们是怎么获得放行的,出示的是些什么凭证,自己也好有些准备。

如果可以通过出示什么凭证过关,那么就有希望了,到时候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回到来路上堵住行人,做一回拦路抢劫的山大王,专门抢劫这些可以通关的人。

抢了人家的通关凭证再化为人家的样子,那也不是什么难事,只不过抢的不是财物,只是过关凭证而已。

但是在做拦路抢劫这样的事情之前,还是得先看清楚自己想要抢夺的过关凭证是什么样子的,想到这里,梁诚不慌不忙地和几位行人一起朝着镇南关慢慢走去。

来到近前,梁诚看到准备过关的行人也排起了一个不长的队伍,一个接一个的出示身份牌过关,梁诚目力极佳,远远地就看到这些行人出示的身份牌并不是一模一样的,而是不尽相同,有好几种不同的款式。

这样一来,倒是大部分人都可以通关,只有少数人被拦了下来,勒令原路返回,梁诚心想这是什么道理呢,于是仔细观看那正常通关的人,只见那些人在查验完毕可以进入镇南关之后嘴里都要念一句:“桑神保佑。”

梁诚这才恍然大悟,想起之前裴明所言,这座镇南关的守军并不归大玄国朝廷节制,他们由于所在地的特殊性,一直都是自治的,都属于一个名为桑神教的组织,是这个组织的旗下人马。

看来事情很简单,只要是桑神教的教众,镇南关就给予放行,如果不是,那么就不能通过。

梁诚心想,这真是巧了,自己现在也算是桑神教的教众了,之前在清凉寨获得认可,不是正好得到一个清凉寨长老的身份吗,身份牌自己还好好保留着,现在正好可以用上。

看来前些日子在清凉寨帮助他们这件事做得不错,算是广结善缘,结果也是与人方便自己也方便,拦路抢劫的事情也可以不用去做了。

于是梁诚不慌不忙地随着队伍慢慢排着,大约过了一盏茶的时光,梁诚来到了镇南关门前。

守城士卒一伸手,梁诚将早已取出的清凉寨长老身份牌递了过去,那士卒接过身份牌,放在一个古怪的盒子里验证了一下,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法子来查验真伪。

梁诚倒是毫不担心,因为自己这个身份并非造假,而是真正获得了清凉山寨的认可,当时是发过誓要侍奉桑神的,只不过是以杜言的名义发誓而已,与他梁诚并无关系。既然现在打算要通关而过,梁诚当然不介意使用这清凉寨长老杜言的身份。

这时那查验真伪的盒子散发出一道绿光,盒子上隐隐散发出三片桑叶形状的图案,那士卒将牌子取出,交还给了梁诚,口中道:“原来是清凉寨的长老,真是年轻有为啊,是新晋的长老吧。”

梁诚微笑着点点头,伸手拿回令牌后收了起来,口中还不忘虔诚地念了一声:“桑神保佑。”

见那士卒也点点头回礼,梁诚便往镇南关的城门走去了。

因为没法通过镇南关到北章那边去,意味着好些比较富裕的山寨都去不了了,那么今年备了那么多的货物可就白瞎了,这样一算可就亏惨了。

为今之计,只好先去这片区域的一些山寨走走,隔一段时间再来看看情况,若是那时镇南关又重开了,再试着过关看看。

罗镖头和手下的几位镖师也来到裴明身边,问了几句,说起此事来都叹息不止,说起来原本裴明等行商雇佣镖师是要一直前往绿竹寨的,这次若是被迫提前返程,镖师们的收入也必将大受影响。

裴明讪讪地弯腰捡起东西,看了一眼镇南关那雄伟的城墙,只见上头似乎藏有不少守军的样子,弓弩齐备,透着一股杀气。

这个小队长老钱向来是个见钱眼开的家伙,今天竟然如此严肃,连礼物也不敢收,看来是有人在监督着,想要贿赂过关,肯定是行不通了。

裴明又试探着说道:“钱队长,可是我这商队,有好些货物是要运送到你们镇南关的,难道镇南关就不需要了吗,你看这……”

“我不管!反正不准进去。”老钱依然油盐不进。

裴明没奈何,摇头叹气走回商队中,和大家略商议了一下,只好带着商队往回走,在路上跟和裴明一起组成商队的那些商贩们也都垂头丧气的。

还不等裴老板把话说完,那小队长挥手就把东西打落在地,喝道:“少来这一套!好好跟你说不听是吧!裴老板,我最后警告你一次!现在你就带着人给我走开!少来啰唣!否则就别怪我钱某不客气!”

裴明来到一个看上去是个小队长模样的军士跟前,抱拳道:“哎呀,老钱哥,好久不见了,今天这是怎么了?”

罗镖头听了裴明打算在附近山寨走动几天的计划,也点头同意了,这时罗镖头忽然往四下看了看,奇怪道:“裴老板,你表弟呢?怎么不见他人了?”

“哦,我表弟今早接到传讯,说是门派有事召唤,已经离开了商队,赶着回去门派去了。”裴明当然不会实话实说,而是随便敷衍道。

“啊?怎么了!发生了什么变故吗?”裴明一听就坐不住了,一个箭步从车厢里跳出去后跑到那杨老板车前,开口问了几句,只见那杨老板摇头说了几句话,然后朝裴明拱拱手,带着商队往来路慢慢走远了。

裴明神色沮丧,呆呆站在灰尘飞扬的商道上好一会,这才垂头丧气回到车厢中,对梁诚说道:“不好了,今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镇南关守将禁止所有人过关了,据先前那杨老板说,这次是玩真的了,那姓李的守将软硬不吃,贿赂也行不通,最后杨老板没法子,只好往回走了,去不了绿竹寨,今年他是亏惨了,只是这样一来,咱们可怎么办呢?要是我们也去不了绿竹寨,那就糟糕了……”

没过多久两路商队就在路上相遇了,裴明探出头去,朝一位也是坐在兽车之中,皮肤黝黑的中年人问道:“杨老板,今年那么早啊?生意都做好了吗?怎么你们就往回走了?”

那杨老板苦笑一声:“原来是裴老板啊,回吧,今年去不成绿竹寨了。”

梁诚道:“表哥,走吧,我们还是先过去看看,与其在这里猜测,不如先到镇南关碰碰运气,要是不行,到时候再想办法,反正我无论如何都是要过去的,如果到了镇南关那地方,商队如果实在过不去你们就回吧,我会自己留下找机会,一个人不显眼,我无论如何总要找到办法混过去的。”

“好吧,那么我们就先过去看看。”裴明也无可奈何,伸手取出一串念珠一般的手镯,递给了梁诚,然后传音道:“杜道友,如果情况有变,只有你独自通过了镇南关,等到了绿竹寨,你就将这个手镯戴在手腕上,到时候自然有人会来接应你。”

阅读一剑掌乾坤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