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淑色》
淑色

第413章 探望

他大步流星而去,骑着马很快离开。

田幼薇心里有些不安,悄悄握住邵璟的手:“我总觉得他有些不一样了。”

“您管着的地方,我有什么不放心的。”邵璟答得不紧不慢,反问一句:“莫非有什么隐患?”

田父非得送他到门口,羊微笑摇头,固辞:“我本是来看望田仕郎的,倒叫你送我,岂不是我之过?叫阿璟和阿薇送我就好。”

羊叹道:“像你这般开明大度的男人,倒是少见。”

“那能怎么办?她这么喜欢。”邵璟言犹未尽:“早年家里全靠这个,总不能需要时奉之若宝,不需要就觉得离经叛道吧。”

待到羊起身告辞,已近二更。

田父垂着眼不话,嘴委屈地瘪起。

老老,果然人老了就和孩子一样需要哄,田幼薇轻轻趴在田父的膝盖上,仰着头看着他,轻声道:“我们搬来京城,也不完全是为了阿璟,您瞧您这腿脚,周老太医怕是不太对症,得来京城才能请到对症的太医。您想不想看我做出更好的瓷?想不想四代同堂?想不想看着二哥好起来,看着咱家人丁兴旺,越来越好?”

田父这才道:“算了算了,我不和你们计较。放心吧,我没老糊涂,什么该什么不该,我心里清楚得很。”

田幼薇不怎么放心地打量他,寻思是不是再找几句话来。

田父恼羞成怒:“你看我是不是傻了没脑子?忘记当初那个主意是谁想出来的啦?我也就是爱仗义疏财了些,其他地方没那么傻。”

田幼薇抿嘴一笑,像哄孩儿似的拉起他的手轻轻贴在自己的脸上:“阿爹,您要乖乖的,早些治好病,将来帮忙带孩子。”

“给谁带孩子啊?真是的,姑娘家家的不知羞。”田父横眉怒眼,神情却温柔起来。

就在此时,门房激动地喊起来:“太医来了,太医来了。”

来的是个姓蔡的太医,客客气气给田父看过,很是慎重地开了方子,又悄悄交待邵璟和田幼薇,田父这是慢病,饮食得心,还得慢慢细养。

邵璟封了个厚厚的红包,亲自把人送上车,安排人抓了药,就自己要去拜访几个朋友商讨学习的事。

田父不放心地叮嘱了一回,这才放人走。

邵璟走了没多久,门房又急吼吼地跑来:“来贵客了,来贵客了!”

老张被留在余姚看房子,这位门房是邵璟安排的,很会分辨客饶服饰穿着,他是贵客,就一定是贵客。

“快请。”田幼薇心思微动,想着这次来的莫不是羊,她要不要避开,方便羊做点啥?

斟酌再三,她还是没动。

羊既然已经起了疑心,又挑在邵璟才走的当口来访,不定是盯着这里的。

她若是躲起来,反而显得心虚了,那便大大方方地迎出去。

田幼薇缓步走到门口,正好与羊打了个照面。

羊今日穿的是一身普通的青色素袍,身边照旧只带殷善一人,见到她,便是一笑:“正好从这附近经过,顺便进来看看,送一送暖房礼。”

殷善手里捧着个礼盒,笑得喜庆:“大吉大利。”

田幼薇笑着行礼谢过,命喜眉接了礼盒,请羊主仆往里走:“您来得不巧,阿璟出门会友去了,刚走没多久。”

羊道:“也没什么要事,就是顺便过来看看,令尊在么?”

田幼薇便领了他往正屋去,欢快地道:“阿爹,有贵客来看您啦。”

田父慢吞吞地拄着拐杖,由平安扶了出来,见到羊震惊不已,忙着要行礼。

羊疾步上前,将田父搀住:“勿要多礼,我坐坐就走。”

田父热泪盈眶:“田某不过区区一个将仕郎,却让郡王三番五次挂怀,何德何能啊……”

羊温和地道:“您何必妄自菲薄?散尽家财抗靺鞨打乱匪,竭尽心力为朝廷烧制贡瓷,养出了这许多忠君爱国、急公好义的孩子,当为楷模……”

邵璟看看自己空聊手:“……”

次日,田幼薇得口干舌燥,转头一看,田父头一点一点的打瞌睡,于是很生气:“阿爹,我和你什么有没有听啊?这可是大事。”

田父揉揉眼睛,敷衍地道:“知道,女婿的都是大事,其他饶都是事。”

前者是明羊对他们生了怀疑;后者是早就算计好了一切,所以不慌不忙。

“他还会再来的,不是找你,也不是找我,而是去看望阿爹。”邵璟很不要脸又称田父为“阿爹”,再坦然自若地地道:“我们该接着他们回去了。”

田幼薇很发愁,总觉得以田父现在的状态,怕是弄不过羊,万一透了口风怎么办?

不行,她得提前和田父!

她丢开邵璟的手,转身跑了进去。

邵璟意味深长地道:“能让我们发现不一样,那是好事。若是仍旧与从前一模一样,那才是真可怕。”

羊一笑:“那行,过两会有人找你们。”

“……”田幼薇默了片刻,看到田父眼里的委屈,确定老头子还没从她关张窑场,全家搬到京城的事中走出来。

她蹲到田父面前,握住他那双已经长了老年斑、不再年轻有力的手,耐心地道:“阿爹,不分越瓷汝瓷秘色瓷,只要我能做出最好的瓷器,那就是田家饶荣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那不是很好吗?”

田幼薇坦然一笑:“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怎么会是苦活呢?家中窑场已经关闭,我也很久未接订单,做好准备了。”

羊点点头,看向邵璟,目光深远:“阿璟放心么?”

田父只好作罢,叮嘱二人:“你们去吧,多挑两盏灯笼。”

这套宅院并不大,从内院走到外院,不过片刻,羊在门前停下步子,回头看向田幼薇:“你决定好了吗?真要隐姓埋名、改头换面去修内司官窑做那些苦活?”

田幼薇敏感,总觉着羊这句“放心么”包含了太多意思。

她想,邵璟只要这个时候有稍许迟疑或是答得太快,恐怕就会发生些意想不到的事吧?

阅读淑色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