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永序之鳞》
永序之鳞

第253章 裁缝与锅匠(求订阅!求推荐!求月票!)

或许是因为节日和酒精的缘故,每年的这个时候,拜特的城市民都会变得无比慷慨。

除了铜德本,有的人甚至会拿出银凯特,来打赏自己欣赏的表演者。

东南区是贵族区,除了拜特贵族之外,许多其它地方的美帝奇贵族也会在此置下产业;

会议结束持续的时间很长,从半夜一直开到上午才结束。步行走出与会的庄园,利利特很快就坐进了自己马车里,扬长而去。

西南区的街道比较狭窄,但是房屋众多,除了身家丰厚、可以在东南区购置家宅居住的豪商大贾,大部分拜特城市民都聚居在此处。

而卡尼沃街位于拜特西南区的边陲地带,毗邻这座城市雄伟的陆墙,街中汇集了全美帝奇所有风味的食肆,同时还有许多家酒馆在此营业。

“跟着狐狸睡,醒来一身骚;跟着野狗睡,醒来数跳蚤。”利利特心中愤恨道。

以一个不显眼的动作,为自己施加了许多防护法术后,利利特撩开帐帘,迈步走了进去。

虽然阳光轻抚着卡尼沃街的每一寸角落,但是这座帐篷之中仍然密布着黑暗。若不是那盏从天花板正中吊下来的、式样丑陋的油灯,黑袍法师恐怕连一尺以外的东西都看不清楚。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不用费心辨识那些东西:各种吊袋、烧瓶和令人叫不出名字的器物挂得到处都是;一些生物风干之后制成的标本,被随意堆砌在帐篷的角落,其中一些应该是与人类脱不了干系。

“你应该学会先敲敲门,”慵懒的声音从帐篷深处的床榻上传来,提夫林女人掀开了被褥,站到地上舒展着身体,“这样,我就不用再换一床被褥。”

说着,她好像是在向谁告别,朝着床榻方向挥了挥手。

暗绿色的火焰瞬间点燃了昨夜曾与其尽享床第之欢的年轻人,受害者还未来得及发出惊叫,就变成了和墙边风干标本一样的事物,被施法者单手拎下了床铺。

“你不是裁缝么?”无视了抱怨,利利特出言揶揄道:“难道不会为自己的帐篷缝个门铃?”

“你不还是锅匠么?为什么没有随身背口锅,或者带个装着铜锔工具的物什盒?”

女性提夫林反唇相讥。

“那还不是你随意起的绰号!”

利利特表现得非常易怒,但也仅仅是表现出来而已。虽然对于“锅匠”这个绰号感到非常不满,但是这并不妨碍自己与对方合作。

事实上,在得知对方效忠的对象,乃是无底深渊某位强大的恶魔领主,并且协助自己从巨龙帕夏手中逃脱之后,利利特便产生了利用对方为自己复仇的主意。

而那位恶魔领主,似乎也对黑袍法师的提议非常感兴趣。藏在无底深渊的邪魔,不仅赋予了他和裁缝一样的绰号,还赐予他非常克制巨龙的屠龙法术。

当然在和恶魔的交易之中,利利特十分小心,他理智地拒绝了“过于热心肠”的恶魔领主想要赏赐下的恶魔之力。

黑袍法师只是签订了一份法术契约,要用献祭奎斯作为交换屠龙相关知识,以及获得裁缝在灰烬世界发展出来的恶魔教派组织的支持。

而他此次前来卡尼沃街,正是为了绸缪已久的一项计划,需要和裁缝进行最后的商榷。

以谩骂作为的试探相持了没多久,谈话便转入正轨。

“那个老家伙,”利利特愤恨地用粗鄙的词汇形容库尼尼,但是由于畏惧黑曜石评议会议长的力量,而没有提及他的名讳,“不想与那条爬虫为敌,甚至卑躬屈膝地在准备结盟的事宜。”

谈及正经事,裁缝或者说提夫林间谍也变得审慎了许多,“我们必须及时更改计划,”她斩钉截铁道:“为了完成任务,付出得更多一些也在所不惜。”

“除了黑曜石评议会全力出手,”因为陷入思考,黑袍法师开始习惯性地用手盘起一颗黑曜石法珠,“美帝奇帝国之内,恐怕只有大维术尔才能对付得了那头孽龙。”

“可是大维术尔一直同那个怪物叫好,他的帕夏头衔还是大维术尔一力推荐,法老王方才同意颁布的,”利利特补充着自己所知道的朝堂消息,“若想要让大维术尔和那个巨龙帕夏反目成仇,必须要有一条十分充分的理由。”

“理由?”提夫林裁缝的指尖上出现一柄飞到,她飞快地将其投掷向帐篷墙壁的方向,“那我们就给他一个理由,足够‘说服’他的理由。”

飞刀穿过了帐篷的墙壁,实际上,那面被醋汁处理过的毛毡墙壁,似乎在飞刀接触的一瞬间就自行洞开任其穿过,墙壁外传来一声闷哼。

黑袍法师的双手紧握,强效的致死法术呼之欲出——和恶魔接触的行为,无论在那个世界都属于禁忌,他不会放过任何有可能的旁听者。

不过没有等他的法术施展,从帐篷的阴影之中就窜出一个矮小而又迅速的怪物,它顺着裁缝飞刀投掷的方向冲了过去,旋即就把喉咙上插着一柄飞刀的旁听者拖入帐篷里。

怎么会是他?

利利特认出了死者,乃是此时本应等候在另一条街巷的马车夫。一时间,黑袍法师的心思狂转,马上就想到了一种可能。

“他是一名潜伏在我身边的闻风者,”利利特不禁大惊失色,“他们隶属于大维术尔管辖。”

稍过了片刻,黑袍法师才注意到刚刚飞速跃出的小怪物——它竟然一直躲藏在帐篷之中,而自己却没有察觉出丝毫的异常,法术侦查也没有显示其存在的痕迹。

“它是我们的刺客,”看到利利特面露紧张神色,裁缝出言解释道:“是伟大主人创造出来的半恶魔半狗头人,它像影贼大师一样精通潜行,必要时也会做出致命的舍身一击。”

看到利利特非但没有释怀,反而更加忌惮,提夫林间谍巧笑嫣然,“这不是针对你,实际上,刺客将要收割的生命只有美帝奇的法老王而已。”

黑袍法师遽然色变,脸色变得像是熏黑了的铁锅。

这是一个怎样的帐篷啊!利利特每次看到它,心中总会升起将其付之一炬的想法。

任何一个做帐篷的工匠看到占卜女巫的居所,晚上都得做噩梦——这个帐篷,看起来就像是用两打以上颜色各异的布块胡乱缝纫而成。

对于像利利特这样,能够透过表象洞察到本质的法师才会发现,那上面不同的颜色分别组成了样式各异的图案,每个图案之中都蕴含了法术的力量。

除了观赏表演,如果长相英俊或者是钱袋够沉,还有可能被长相姣好的女性表演者邀请至帐篷中——嗯,当然是为了探讨一些私密事物。

利利特坐着马车来到了卡尼沃街,由于街道狭窄,再加上许多帐篷淤塞了道路,他不得不提前下车,同时让车夫在相邻的大街上等候。

黑袍法师的到来,没有吵醒尚处于宿醉或者是头痛中的人们。虽已日上竿头,但许多搭在街头的帐篷之中,仍旧传来粗重而又深沉的鼾声。

甜腻的酒精味道,混杂着若有若无的呕吐物气息,搅拌在一起冲击着利利特的鼻腔,致使他不得不用手帕捂住了口鼻。

小心地避让开一些随便找个地方瘫倒的醉鬼,黑袍法师慢慢走入了各式各样的帐篷所组成的露天营地,直到走到一顶看起来像是占卜女巫居住的帐篷外,他才停下了脚步。

外来者在街头搭起了许多帐篷,许多年轻的拜特人流连其中。甚至一些往日很少在西南区出现的贵胄子弟,在奥帕特节也会来此放松娱乐。

每逢奥帕特节,卡尼沃街更是热闹无比。许多外来的马戏团、杂技班子,占卜者、幻术法师在缴纳了入城税之后,都会选择在此撂地表演,赚取打赏。

甚至还不止,虽然不太明白,但黑袍法师每次看到这帐篷,总会感到思绪有些混乱。

有理智的的施法者,绝对不会贸然进入这样一座类似法师塔的帐篷,只可惜对于仇敌的恨意深入骨髓,已经蒙蔽他的心智。

驾驭着两匹六足骏马的车夫立刻会意,调转车头,向拜特城西南区驶去。马蹄敲击着青石铺就的地面,发出“嘚嘚”地响声,黑袍法师闭上了双眼,似乎是在小憩。

拜特城的布局呈轮状层层分布,主要分为东北、西北、东南、西南四个大区:

站在阳台上,看着陆续离去的评议会成员们,黑曜石评议会而议长、魔鬼伯爵库尼尼知道,自己把他们逼得太紧了,但是时间的确是一种宝贵的资源,不同浪费。

“去卡尼沃街,”坐在马车里的利利特向自己的车夫吩咐道:“趁昨日宿醉的狂欢者还未清醒,街上的人不多,我得去找点乐子。”

东北区临近贸易港口,乃是整个拜特乃至美帝奇的重要物流集散、商贸交易中心;

西北区拥有军事港口,军事设施繁多,包括法老王禁卫军团在内,接近五万士卒驻扎此地;

阅读永序之鳞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