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永序之鳞》
永序之鳞

第252章 恶魔的踪迹 (求订阅!求推荐!求月票!)

而且相比于金剑,板甲能够提供的臂助还要更强大一些。事实也正是如此,凡人们制造的奇物,哪有可能与恶魔领主的造物相提并论。

毫不夸张地讲,穿上“蠕虫板甲”后,再排除了音言法术的干扰,如果再遇到曾斩杀过他一次的沙漠精灵布拉奇,奥伯德也可以正面力敌而不落下风。

沙漠精灵佣兵团长还记得恢复意识后听到的第一句话语,虽然自认为勇敢坚毅,但是他那时候还是忍不住痛哭流涕。

向前跨了一步,奥伯德想要弄清楚自己所在的方位。随着他的行进,一种令人极不舒适的“嘎嘎”声响了起来。

“吾主将赐福于你,”这是那名美貌至极,却又心如蛇蝎的女裁缝说的第二句话语,“别人夺走了你的武器,主人便赐你一套甲具,你要懂得珍惜机遇。”

自此,奥伯德便穿上了常常会让自己在睡梦中惊醒的“蠕虫板甲”。

在奥伯德的梦中,这位几近崩溃的沙漠精灵佣兵团长不顾一切地想要前行。他注意到周围巍峨的群山与深邃的沟壑,可是它们看起来却如此陌生。

……

“议长大人,我不明白,”利利特身体前倾,双手支撑在桌面上,若是有人仔细观察,便会发现他的手掌附近掉落了许多皮肤碎屑,“我们为什么要和那个家伙结盟?没有任何理由……”

花费不菲的代价,这名中了蒸汽朋克半巫妖一记物理“昏睡术”,且为了防止其逃脱而被制作成了半成品“木乃伊”的黑袍法师,才侥幸逃脱了巨龙帕夏的羁押。

自那时起,利利特就成为了黑曜石评议会中的笑柄。

不仅如此,被制成半成品“木乃伊”的后遗症——间歇性皮肤因干燥而脱落,仍旧持续折磨着他的身体与心理。

即便是屡次使用诸如“修复损伤”、“移除诅咒”之类的法术为自己治疗,可是利利特的造诣,又怎能与亲自炮制他的传奇半巫妖相比。

感受着皮肤上的簌簌落下的碎屑,这名美帝奇大贵族出身的黑袍法师简直羞愤至极,他怎么也想不到议长阁下连夜召开评议会,议题居然是“如何与巨龙帕夏结为同盟”。

“我坚决不同意,”利利特左顾右盼,希望自己的目光能够寻找到支持者,可是得到的反馈却寥寥无几,“事实上,通过查阅典籍,我已经找到许多针对性克制巨龙的法术。只要……”

“……只要你独立能完成,”坐在长桌顶端的库尼尼失去了耐心,直言不讳地打断了利利特的话语,“我知道你想要复仇,想要用巨龙帕夏掌握得浮空巨兽的秘密、航空运输行业的垄断经营、狂徒装甲的制造工艺……诸如此类的诱人利益,来寻求同盟。”

扫视在座的众位议员,从他们的神色中,魔鬼伯爵看到了“心照不宣”,“但同样是结盟,为何不评议会不能直接与巨龙帕夏结盟?有了这份盟约,大家同样有可能分润那些诱人的利益。”

“我……”

“你是为了自己,”再次遭到抢白,利利特蜡黄的脸色开始有些发青,可是库尼尼对此却置之不理,他站起身环绕议会的长桌一圈,“黑曜石评议会存在的意义,是为了捍卫所有贵族出身法师的共同权益,而绝非为了某个人的个人利益。这一点,请诸位谨记。”

论起摆弄权谋、操控人心,利利特就算再活一万年,估计也难以企及库尼尼这个在巴托最著名学院以第一名毕业的荣誉学生。

事实上,要是他胆敢破坏自己的计划,库尼尼恐怕不会让其活过今夜。

“睿智如您,吾等遵从。”利利特躬身施礼,说完这句话便坐回自己的座位。

如老僧入定一般,接下来的会议中,这位黑袍法师一言不发。

那名船员咧开嘴,做了个夸张的表情,但还是接过了沙漠精灵递过来的酒,毕竟这是船长的大主顾,而且对方手下也净是些扎手的硬点子,他的确需要保持一些必要的尊敬。

“要不是这两天总刮从南边吹来的西洛可风,‘寒鸦号’早就到了拜特港口。不过您也不用着急,最晚今天中午应该就能抵达了,西洛可风已经停了,咱们现在可是顺风。”

感谢了这名船员的耐心解释,奥伯德小声地默念了一句“顺风”——在沙漠精灵的土语中,“顺风”等同于“顺利”。

双脚从吊床上放下,走出随着海浪轻微摇晃的船舱,奥伯德爬上了最上层的甲板。他的鞋靿有些紧,不过这正好使得双脚能够感知地面,有利于保持平衡。

和沙漠精灵相比,船员们的着装就要松散许多。很少有船员会在潮湿的海面上穿着鞋子,甚至在航行的时候,有的人干脆不着片缕。

一名执勤的船员,拎着个空酒瓶,从“鸦巢”——桅杆顶端瞭望手待的的地方,赤着脚擦着桅杆,三两下便出溜下来。和桅杆下方与其交班的另外一名船员打了个招呼,那人就要钻入船舱找个地方眯一会儿。

“快到拜特的港口了么?”奥伯德拦住刚交完班的瞭望手,从罩袍里掏出一个酒囊递了过去,“从倭桑来到这里,我和我的伙计们可都等得有点着急了。”

“嘿,瞧您说的。”

“可惜了,”每次从睡梦中惊醒,奥伯德总会幻想一会儿成为沙漠精灵共主、斩杀仇敌的景象,但最后却总会化为一声无奈的叹息,“还有主人交代的工作,必须要尽快完成。”

一开始,因为恐惧他曾想脱掉板甲。但是后来他却发现,这件防具就像那柄“精灵金剑”一样,可以为持有者提供强有力的臂助。

“但愿一切顺利,”踱步走到了船艏的位置,凝望着随着天边朝阳升起而变得波光粼粼的海面,奥伯德祝愿自己道:“只是一批从倭桑运过来的化石,只为了出售获利,哈哈。”

干笑了两声,似乎感到有什么不妥,沙漠精灵紧了紧系在脖颈间的丝巾,他不想露出那环绕脖颈一周的、似乎由蹩脚裁缝所缝合的可怕伤口。

除了蠕虫板甲带来的惊悚,奥伯德体会次数最多的梦魇,其实是那日在圣地沃舒古附近发生的、带有笃耨香气味、伴随着弯刀呼啸声的噩梦。

那一次,他差点没有办法再次清醒。

奥伯德低下头去,发现自己已经被金属护具所包裹,无论望向身体何处,他都只能看到褐红色的金属板甲。而在板甲的缝隙中,时不时就会探出一条令人作呕的蠕虫……

呼,猛吸了一口空气,沙漠精灵遽然从睡梦中惊醒。经历这种噩梦已经成为他生活中的常态,只是梦境的情景偶尔会有所不同。

也许是临死前一瞬间向万事万物的祷告产生了作用,翌日,惨遭枭首的奥伯德便被人拖拽出浅埋自己尸首的沙坑。

“孱弱的凡人……”

阅读永序之鳞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