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最强狂暴龙神》
最强狂暴龙神

第540章 死伤惨烈

若是名剑山庄认可了洛风的少主地位,那么,以她郭夫人的身份,真的仅仅配得上给洛风提鞋罢了。

名剑山庄强者若是降临,到那时,恐怕洛风真的是弹指间,便让得他们千岛湖灰飞烟灭了。

一念至此,他心中便后怕不已,这咋随便得罪一个人,都是一尊祖宗呢?

天地之间,无数源师,皆是目光讶然地投向洛风。

郭夫人瞬间怂了。

其实在她方才质问对方之时,心已经虚了。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他也不用暴露身份。

至多就是两岛开战,然后郭夫人过来劝架,大化小,稳住局面。

然而,因为风凌霄,既定的轨道远远偏了,眼前的局面,的确是他始料未及。

然而,场面已经失控,如今已经无力回天。

“好你个剑凌虚,狼子野心,如今终于原型毕露了呵…”

郭夫人眼眸泛寒,旋即红袖一挥,道:“将他们二人押回天诛圣岛,我们撤!”

天诛圣岛的源师们,听得郭夫人号令,此时终于接踵而至地缓过神来。

他们知道,今日之事,并没有结束。

也许要不了多久,他们便要发兵征战剑破圣岛了。

望着郭夫人等人渐行渐远的身影,不知何故,洛风的心头,隐隐有些失落。

虽说借此机会,拔除了天源圣岛的内奸。

但不知何故,他心里有些难以形容的感觉。

不论怎么说,烛老对他都是有些知遇之恩。

而今,两人却是走到这一步。

真是造化弄人呵。

“若是我没身怀岛主印,我同他,也不会走到这一步吧。”洛风轻叹。

风凌霄安慰道:“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闻言,洛风哂然一笑,极为洒脱。

妖月劝慰道:“别难过了。”

洛风笑着摇了摇头,道:“我倒是没有难过,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选择罢了。”

“少主这份心性,属实可佳。”风凌虚赞叹道。

洛风随意地笑了笑,如果别人知晓他曾经的经历,那或许对他如今这闲适豁达的心境,也就不觉得奇怪了吧。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他眼露怅然,忽然间,瞳孔猛然一缩。

因为昔日源天说过,等他带着岛主印归来,那暗中蛰伏的内奸,或许便会按捺不住出手。

难道,剑凌虚,便是那一直蛰伏的内奸么?

“不管是不是,这一次,以郭夫人的狠辣手段,都绝不会轻饶剑凌虚了吧。”

……

天诛圣岛。

后山。

群山巍峨,重峦叠嶂。

云遮雾绕,恍若仙境。

这后山,乃天诛圣岛的禁地,所有源师,不得入内。

每每有源师路过此处,都会忍不住停下脚步,目光敬畏地望向那群山深处。

他们知晓,在那后山深处,九溪十八涧之间,蛰伏着他们天诛圣岛的真正主人。

诛无邪。

自他闭关之后,后山便化为了禁区。

不知过去多少年了,这位真正的主人,在众人的记忆中,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印象渐渐磨蚀。

这么多年,杳无音信,甚至很多人都怀疑,如今他是否仍在世上。

此时。

某处山头之上,郭夫人微微驻足。

她目光怅然地望向后山深处。

如今剑凌虚狼子野心暴露,洛风身份曝光,向来从容自信的她,此时发现自己竟是隐隐要失去了千岛湖的控制权。

眼前的局面,已经超出了她的掌控。

这无疑不是她所能接受得了的。

如此危急存亡之秋。

唯有将那一位唤醒,方可破开此局。

只是,那一位,还能唤醒么?

她目光闪烁,俏脸复杂,若是那一位唤不醒,她又该怎么办?

这般复杂心绪,持续了少顷。

最终,郭夫人银牙一咬,伸手入怀,取出一枚白玉短箫。

红唇微启,凑近白箫,吐气如兰。

一道奇异的箫声,悠扬响起,打破了后山的沉默。

空谷幽涧,箫声悠扬,宛如天籁。

轰!

就在此时,天诛圣岛后山深处,忽然有着一股浩瀚磅礴的气势,犹如那自远古苏醒的巨龙般,浩浩荡荡,萦绕天际,席卷至整个天诛圣岛!

所有天诛圣岛的源师,此时皆是一怔,紧接着,他们猛然想到什么,此时竟是不约而同,对着那后山最深处气势来源,齐齐跪下!

“恭迎老岛主!”

咻!

一道白影,划破天际,短短数息时间,便已出现在了万众瞩目之下。

那是一名麻袍老者,衣着虽然朴素,却是给人一种仙人之感。

赫然便是天诛圣岛老岛主,诛无邪!

诛无邪淡漠目光自众人身上一一扫过,最终,停留在郭夫人身上。

“郭夫人,老夫不是说过,不到生死存亡之时,不得唤醒老夫么?”诛无邪盯着郭夫人,淡淡道。

“老岛主!”

郭夫人微微欠身,双目泛红,声泪俱下道:“小女无能,若是老岛主不出来,这千岛湖恐怕就要易主了!”

诛无邪闻言微怔,道:“此话何意?”

郭夫人哽咽道:“天源圣岛岛主印现世,剑凌虚闻风而动,不仅意欲窃夺岛主印,还将老岛主爱子诛洪斩杀!”

此言一出,骤然犹如平地惊雷,在诛无邪脑海炸响。

他盯着郭夫人,沉声道:“将一切起始因缘,悉数道来。”

郭夫人螓首微点,近乎哽咽着将所有事情,全部道出。

所言,矛头皆是直指剑凌虚!

下方天诛圣岛的源师们,闻言皆是沉默着,听到动情处,双掌紧握,咬牙切齿。

他们天诛圣岛,才是这千岛湖的真正主人。

而今,竟然被麾下的剑破圣岛欺凌至此!

听至最后,诛无邪那淡漠神色,终于是为之动容,一双苍老眸子中,精芒射出。

“当年唐门被破,源天遇袭,我便怀疑千岛湖有内奸。”

“没想到,你终于按捺不住了…”

楚惊涛沉声道:“老岛主,恐怕他以为你已仙逝,方才会如此为所欲为吧…”

诛无邪双眼微眯,沉吟少顷,缓缓道:

“传令下去,剑凌虚蓄意谋反,剥夺其圣岛主之位。”

“传令其他圣岛,各自派出大军,随我出征,荡平剑破圣岛!”

……

诛无邪出山,并颁布“诛剑令”,很快,便传遍了整个千岛湖。

各大圣岛调兵遣将,派出精锐,前往天诛圣岛,枕戈待旦。

天源圣岛,武极峰。

王殿之中,下方天源圣岛精锐骨干林立,立于两侧。

洛风斜靠在王座上,双眼望天,陷入沉思。

沉默少顷,洛风淡淡道:“讨伐剑破圣岛一事,你们怎么看?”

闻言,下方源师皆是陷入沉思。

妖月柳眉微蹙,冷笑道:“那剑凌虚罪有应得,如果老岛主真的死了,郭夫人或许还真拿他没办法。”

“而今,老岛主出山,其他圣岛主,谁敢不听其号令?六岛发兵剑破,剑凌虚,在劫难逃了!”

宫武点了点头,有些遗憾地道:“如今神策府虎视眈眈,虽然我千岛湖这般开战仅仅是在内耗,但若是不将此虎除去,终归是养虎为患。”

众人闻言,赞同的同时,心中既愤恨,又叹息。

除去诛无邪之外,剑凌虚的实力,在七大圣岛主中,可是无人能出其右。

在众人心中,他便是千岛湖威慑外敌的一柄利剑,盘伏千岛的一头猛虎。

而今,谁能想到,千岛湖,竟然养虎为患?

洛风指尖轻轻敲击着王座,眉头微微蹙起,语气玩味道:“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此事没那么简单。”

在其身后,风凌霄道:“少主是怕其中有炸?”

洛风点了点头,道:“我总觉得有些地方有些不对劲。”

宫武道:“郭夫人下令征兵,我岛要派多少战士前去?”

“这个问题…”

洛风微微沉默,旋即眼皮微抬,道:“去回复郭夫人,便说我天源圣岛自上次与贵岛大战后,元气大伤,没有战力,如今休养生息,便不参战了。”

闻言,大殿之中,所有源师,面色皆是微微一变。

拿云忍不住地问道:“圣岛主,此举是不是太嚣张了?”

“是啊,万一那诛无邪勃然大怒,矛头转向我天源圣岛,又该如何?”有人附和道。

洛风嘴角,勾起语气玩味的一抹弧度,他微笑道:“就是嚣张,又如何?”

风凌霄缓缓道:“少主有嚣张的资本,即便诛无邪再怎么生气,他也不敢来打少主的主意。”

众人目光陡然变得古怪,皆是悻悻一笑,他们猛然想起,他们圣岛主的老娘,恐怕诛无邪见到都要跪舔。

这等背景,的确是有嚣张的资本。

瞧着众人的目光,洛风哂然一笑,忽然正经道:“倒不是我嚣张,只是我觉得,此事恐怕没有看上去那般简单。”

“为了防止不测,这次讨伐,我们还是静静观望,不参与了。”

他声音顿了顿,脸上涌起一抹戏谑,道:“即便郭夫人再怎么不满,他们如今的矛头都是剑破圣岛,根本无力再来找我们的麻烦。”

整个千岛湖,风起云扬,暗流涌动。

除了天源圣岛之外,其余四大圣岛,各自派出一半精锐,由各大圣岛主亲自率领,前往天诛圣岛。

因为他们还要留一半守住各自圣岛,否则如今倾巢而出,被外敌趁虚而入的话,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一日后。

诛无邪与其他四大圣岛主一起,率领五岛联军,朝着剑破圣岛进发。

五岛联军,通地境源师,便将近两千。

通天境源师,更是派出了三十位。

这般阵阵,将近万人,浩浩荡荡,一路前行。

天诛圣岛,七圣阁。

楼阁之中,郭夫人与许修,此时隔面而坐,各执一子,对着棋盘厮杀起来。

一枚白子落地,许修道:“剑凌虚恐怕没有想到,老岛主竟然在这个时候出关了吧?”

郭夫人轻抿一口茶,道:“这剑凌虚,实力与能力,皆是超凡脱俗。”

“虽然杀了他有些可惜,但如此之人,若是不能为我所用,那也没什么好可惜的。”

“报!”

就在此时,一名斥候冲了进来。

郭夫人淡淡道:“战况如何?”

“联盟大军一路推进,长驱直入,已经入岛。”

郭夫人螓首微点,道:“剑破圣岛反抗了没?”

斥候颇为自傲地道:“剑破圣岛拼死反抗,但,仍是抵挡不了我联盟铁骑,死伤惨烈。”

许修笑道:“他能拼死抵挡,也是好事,若是不战,反而是有问题了。”

“报!联盟大军入岛后,遭遇剑破圣岛强者埋伏,联军死伤惨烈!”

半个时辰之后,又有前线的斥候回来报信。

郭夫人端起茶杯的玉手,微微一滞,她柳眉微蹙,道:“能让联军死伤惨烈,看来,剑破圣岛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啊。”

许修点了点头,道:“这些年,剑破圣岛韬光养晦,我甚至怀疑,他们岛的实力,已经不弱于我天诛圣岛。”

两人皆是明白,偷袭能让联军死伤惨烈,那偷袭的规模,必然极大。

否则的话,若是规模很小,即便偷袭,对联军这座庞然大物来说,也只能是挠痒痒一般。

郭夫人美目微抬,盯着斥候道:“死伤惨烈?到底惨烈到什么程度?”

斥候苦涩一笑,道:“就是死的比较多,不过所幸联军战士多,因而虽然惨烈,但也不影响大局。”

许修面露沉思,道:“你说,剑凌虚这般挣扎,是为了什么?”。

“老岛主亲自前去,他还能翻起什么浪不成?”

闻言,郭夫人似是想到什么,面色猛然间微变,道:“你说,他可不可能是在拖延时间?”

烛坤目光复杂地盯着洛风,心中凄然无匹,为何好好一手牌,会被他打成这番模样?

他盯着风凌霄,心中已然明白,事情之所以会曲折至此,皆是因为这突然出现的风凌霄。

试想如果此人没有出现。

“不如将今日之事揭过,从今往后,你不犯我,我也不犯你。”

郭夫人一怔,微微沉默,最终螓首微点,幽幽道:“也罢,今日,的确是本夫人冲动了,我给你赔个不是。”

她冲着洛风温和一笑,笑靥如花,紧接着,竟是对着洛风微微欠身。

洛风眼露玩味,能屈能伸,不愧是郭夫人啊。

言罢,他侧过身来,深深地看了烛坤一眼,眼中流露复杂之色,缓缓道:“说到底,我们都是被人利用以及算计了。”

洛风眼皮微抬,道:“郭夫人,我们本是一家人,如此内耗,没有丝毫意义,反而让得真正的奸人看笑话。”

这场博弈,她已经输了。

诛洪便不会死。

李孟也不会露面,安心地在湖底心中岛主印。

中州名剑山庄,整个天玄大陆,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楚惊涛眼露骇然,满脸的难以置信,这家伙,背景竟然如此强大?

方才两人的交流,他们已然听出了一些东西。

他们的圣岛主,竟然有如此显赫的背景?

想到昔日他种种对洛风不敬以及挑衅,顿时间汗流浃背,浑身湿透。

若是名剑山庄强者前来,到那个时候,洛风岂不是弹个响指,他就被灭了?

阅读最强狂暴龙神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