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第四百八七章.你难道不会读心术吗?(4000字)

“既然你不说话,那这件事就这么定下来吧。”

“啊?!”

而且父亲究竟在干什么啊?竟然对北川寺说这种送命题。

是真的特别特别想笑。

见她还是犹犹豫豫的时候,北川寺则是语气平静地继续说道:“其实这样也还行,单论家庭关系的话还是我家高攀你们家了,不过绘里好像特别喜欢你,所以我才想找你商量。”

说着,北川寺又目光摆正,看了一眼中嶋実花。

说实话,听见北川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中嶋実花第一个反应是想笑。

中嶋実花的脸上迅速闪过几个问号,过了好一会儿——

“北、北川,我没听错吧?你刚才说让我叫你哥?”

“嗯,有什么问题吗?”

面对如此理直气壮甚至还反问的北川寺,中嶋実花张大了嘴巴,然后——

“有问题啊!问题很大啊!”

她叫出了声。

“不是,难道不应该是你叫我実花姐或者実花姐姐吗?怎么变成我叫你哥了?这完全搞错了吧!”

听见中嶋実花这一问句,北川寺神色之间有些哑然,然后他才略显意外地问道:“你还想当我姐姐?”

呃——

不是...北川为什么你反问我这种事情还能这么理直气壮啊?按照常理来想不应该也是你叫我姐姐吗?

“如果你不满意这个称呼的话,那我们也就退而求次吧,你叫我北川,我还是叫你実花,这应该没问题了吧?”

北川寺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

“这倒不是不可以。”中嶋実花勉强同意了。

说实话,她还真有些想听北川寺叫自己姐姐。

但是现在想来...她也有些不太好意思。

自己可是一直被北川寺照顾,要是按照义理来说,自己叫对方一声寺哥还真没啥问题。

“既然你同意了...那我们...”

北川寺刚想继续说下去,随后便被一阵清脆的铃声打断了。

他取出手机,扫了一眼通讯人后就从座位上起身,留了一句‘工作方面的事情’后就出了门。

只留下满脸懵逼的中嶋実花躺坐在病床上面。

至于北川寺这边...刚刚来的电话确实是工作上的电话,还是由稻荷圭一打过来的电话。

这多少有些出乎北川寺的意料。

他本来还觉得以稻荷兄妹再加上四方辉夜的能力...这三个案件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能够轻而易举地解决才对。

可稻荷兄妹却给自己打了电话...是出了什么意外吗?

北川寺挑眉,随后接通电话。

“喂?”

“啊...是北川大哥吗?”

稻荷圭一的声音从手机那边传来,听声音中气十足,似乎没有哪里受伤。

看来除灵方面没什么问题啊...

北川寺心中一动,随后问道:

“是我,有什么事吗?”

“咳...其实是寺哥你留给我们的那三个任务...首先我来说一下结果吧。浴池的怨灵被我和一姬驱散了,然后就是夜晚被抢劫犯杀死的人...那边的怨灵被辉夜小姐一个人祛除了。但最关键的还是第三个任务。”

“第三个任务?”北川寺挑眉,思索过后说道:“第三个我记得好像是一个有关梦境的事件吧。”

“是的...我们就是在这方面卡住了。”

本来北川寺还以为他们会在浴室怨灵这个事件上面稍微停一停,结果没想到他们居然在第三个事件...也就是北川寺认为难度一点都不大的梦境事件上喜爱陷入僵局。

第三个案件。与其说是案件吧...其实更接近于私人方面的委托。有一位女性因为她自己每天做的怪梦而给警察打了电话。梦里面总有一个面容模糊的女人掐着她的脖子。际上她每次睡醒的时候脖颈处确实有被人掐过一样的瘀痕,在这种极度担忧的情况下,这位女性就报警了。

但梦境这种东西...谁都说不清楚,最终医生判定她应该是工作压力太大,最终导致每晚都会做这种梦。

至于脖颈上的瘀痕问题,医生最后也就只是给出了个‘说不定是做噩梦的时候,自己下意识的手搭在脖颈处用力想要挣脱梦境中女性,所以才会出现这种症状’。

按事件本身来说,其实当时这件事都是不被列入特殊部门处理范畴的才对。毕竟每天警方这边都会收到大量的无效报警,而有些人的报警理由也是千奇百怪...但是顺手也就只是顺手,这个案件就这么被遗留进特殊部门的办事处了。

所以北川寺听见稻荷兄妹在这个事件上卡住的时候,也是略微愣了愣神。

可愣神归愣神,北川寺还是很快就反应过来问道:

“你们是在什么方面卡住进度了?”

“这个...实际上在手机里面说也有些说不清楚。”

稻荷圭一有些不太好意思地说道。

“那么地点呢?”北川寺问道。

“就是特殊部门的这个办事的地方。”

“我马上过来。”

北川寺将通话挂断,接着走进病房内给中嶋実花打了声招呼,暂时中断了‘谁当哥哥谁当妹妹’这个话题。

现在还是先去稻荷兄妹那边一趟比较稳妥。

......

从医院这边坐车去特殊部门所在的写字楼并不需要多久的时间。

换车,下车,上楼。

几个简单的阶段后,北川寺就已经来到了办公室的门前。

他取出岗野良子给他的钥匙,将门打开。

一进入到办公室内,稻荷圭一那惊喜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北川大哥!”

“...就你们两个在?”

北川寺看了一眼办公室里面的稻荷兄妹,禁不住开口问道。

“啊...是这样的,岗野小姐去协助办案了,听她说她那边最近似乎会很忙。”稻荷圭一继续说道:“至于辉夜小姐...她家里面好像有什么庆典祭祀活动,需要她出面协调,这几天估计也没有什么空过来。至于晴川大哥...他那边的情况北川大哥你也清楚,他也需要时间养伤。”

“是这样么,我明白了。”北川寺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然后看向身边心虚地将目光挪移开的稻荷一姬。

“大概是那个方面出了问题?如果不是心理方面有问题的话,那就是怨念缠身的问题了...不过那应该也不是什么大事,使用你们的善念将缠身的怨念祛除就可以了。”

是的。

反复做相同的噩梦,这如果不是心理方面的问题,那应该就是怨念缠身的问题了。

但怨念缠身本身来说又不是什么特别严重的问题,只需要使用善念将怨念驱散就能够轻松解决。

这也是北川寺弄不懂稻荷兄妹为什么连这种事情都无法解决的主要原因。

“唔...”稻荷一姬心虚地转过头:“嗯...如果说...根本就找不到那个怨念的源头呢?”

不错。

稻荷兄妹确实是找到了那个女性,也确确实实地使用善念查看了对方的身体情况。

但善念粗略看过去的时候,却完全看不见她身上有任何怨念缠身的痕迹。

“可是脖子上面的淤青是不会出错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稻荷圭一轻声嘟囔了一句。

应该确确实实存在什么东西纠缠着对方,不然也不会出现这种事情。

“是吗?”北川寺敲了敲桌面。

无法找到怨念的源头,自然就没有办法驱散怨念,当然也就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对方的问题。

“那位女性的名字叫做安达芳子,现在一人在都内独居...家庭状况算是白领水平吧。初次见面的时候,她的面色看起来很不好,面色苍白...”

稻荷一姬在旁边补充道:“不过她为人还是很和善的,就算我们两个没有从本质上为她解决问题,她也郑重地招待了我们...”

她的声音顿了顿。

“你有点不好意思?”

“呃...”

北川寺面无表情的发问让稻荷一姬白皙的脸色明显红了红。

接着她又有些恼羞成怒地看过来:“什么嘛!没能解决这件事肯定不好意思啊!我又没那么厚脸皮!”

说到这里,她又侧脸看过来,很是不爽地说道:“要是北川大...咳咳,要是北川你能解决这件事情,那我就承认你比圭一哥厉害!”

是的。

叫一声寺哥天下第一又怎么了?

只要北川寺能解决这一次她和稻荷圭一无法解决的事情,让她天天叫‘寺哥天下第一’都没有问题。

她一边说着,一边还偷偷地向北川寺那边投去目光。

“我本来就比你哥厉害,这是事实。不管承认还是不承认这都是既定事实。”

北川寺一针见血地继续说道:“毕竟你不承认我也不会少一块肉。”

咳咳咳。

稻荷一姬被北川寺这一番话语怼得咳嗽了好半天,但偏偏她还找不到什么理由去反驳北川寺。

因为北川寺说的就是事实。

他就是比自己的哥哥稻荷圭一要强‘亿点点’,这是无可否认的。

像那些手撕怨灵的操作,他们也从来都没有见过。

正当稻荷一姬还在闹别扭的时候,另一边的北川寺又开口说话了。

“不过你们这一次做的还算不错,一些基本信息都弄清楚了,值得表扬。”

“咳咳咳咳!!!”

这一下不止是稻荷一姬,就连旁边的稻荷圭一都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他们两人都露出一副‘见了鬼’一样的表情。

从北川寺那里无论听见什么噎死人的话语都让他们不例外。

但是要指望北川寺夸奖人?

看他平时那种样子就不太可能。

但不可能的事情却偏偏发生了。

这怎么能让稻荷兄妹不愣神呢?

“圭一哥...我应该没听错吧?”稻荷一姬楞楞地转过头。

自家妹妹这话让稻荷圭一也禁不住干笑两声。

他也想这么问稻荷一姬呢,结果被自己妹妹抢先把自己的话抢过去了。

“你们在想什么?”北川寺看着两人傻愣傻愣的样子,禁不住开口将两个人叫得回过神来:“有时间去想这些有的没的,倒不如去思考一下安达芳子的事情如何解决。”

“北川大哥这么说的话...难不成是有办法了吗?”

稻荷圭一惊喜地叫道。

在他的旁边,稻荷一姬也是一脸期待。

“......”北川寺。

北川寺轻微地叹了口气,对这对兄妹也有些无奈。

不知道为什么,他莫名地觉得一开始看起来还有几分除灵人模样的两人,现在正在缓慢地向北川绘里、中嶋実花转换而去。

动不动就是‘只有北川大哥能解决这件事了’‘北川大哥难不成有办法了吗’...诸如此类的话语。

而这些话偏偏就是北川绘里、中嶋実花最喜欢说的话。

想到这里,北川寺声音压了下来,反问道:

“你们是认为我会读心术还是觉得我是全知全能的神明了?”

“难道你没有读心术吗?”

稻荷一姬与稻荷圭一对视一眼,面露震惊之色。

但很快,他们震惊的表情就变成了龇牙咧嘴捂住脑袋的动作。

“好痛!”

北川寺面无表情一拳一个,直接摁在他们的脑袋上。

“稍微清醒点了没有?”

他继续反问。

“本来就是这样...”

稻荷一姬满脸委屈地想要说话,结果被北川寺毫不犹豫地打断了。

“接下来我们要做的事情很简单。”

他收回放在桌面上的手补充道:

“去见安达芳子一面。”

书客居阅读网址:

北川寺满脸不在意。

“北川...”中嶋実花有些感动。

然后她就听见北川寺的下一句话了。

她张大嘴巴,过了好一会儿憋着气开口道:“北...北川...你...真觉得这件事没问题?”

说出这话的时候,她都还有一种如梦似幻的感觉。

自己这就是北川寺的姐姐了?

有自己这样的咸鱼姐姐他又怎么想?

“我是觉得没什么问题,如果你没意见的话那这件事就定下了。”

听了这话,中嶋実花终于憋不住了,她表情已经不能说是惊讶,应该往‘惊愕’那方面走了。

还是不说话。

“既然事情就这么定下,那你以后就叫我哥,或者干哥哥,亦或者像绘里那样叫我寺哥,这些都可以。”

嗯?

正当中嶋実花僵住,什么话都不敢说的时候,那边的北川寺则是斜了她一眼,平淡地说道:

“你怎么看这件事?実花?”

但她一想到自己笑之后究竟会造成怎么样的后果,就自然而然地僵住了。

不敢笑,但是又想笑,自然就是这个表情了。

“哎...?我怎么看...?”中嶋実花目光倾斜。

我能怎么看嘛,我现在都不敢看你。

阅读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