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第四百八四章.值得期待(8000字目标达成!)

今天京北的学员们与昨天一样,都若有若无地向他这边看来。

这也是当然的,毕竟网络爆料是前天开始的。

这和野猪家养其实是一个道理,重新换了一种生活方式,有些不适应也是自然的。

北川寺早早地就起床了。

但是不管怎么样,减肥这件事北川寺是不可能让她半途而废的。

花费那么大工夫引她下套,怎么可能容许她这么简单就放弃?

翌日。

“睡得不好?”北川寺问道。

“...唔...与其说是睡得不好吧...”神谷未来抬起头,摸了摸下巴,像是有些难以启齿。

见她这个模样,北川寺也是目光闪烁,反应极其迅速地问道:“是那个怪梦的问题吗?”

他记得清清楚楚,在之前去山梨县的时候神谷未来就向他反应过获得牟迟巫女之证后的梦境问题。

“果然还是瞒不过寺君。”

神谷未来嘿嘿地干笑了两声,随后她点了点头,肯定了北川寺的想法。

正如北川寺推测的那样,神谷未来最近一直都在做梦。

梦境里面大多数都是一些破碎的、古怪、阴森的情景。

这些梦境情景从一开始的模糊,到最近的深入、逐渐清晰...神谷未来似乎感觉梦里面的事情就是她所经历的...梦里面的人也是她所看见的人...她好像完全变成了梦里面的人一样。

这无疑是一种恐怖的体验。

仿佛自身都要被侵占一样。

神谷未来的目光放空,显然陷入了沉思之中。

“因为梦境逐渐清晰,所以有些东西我现在也能记起来了。”

“首先一种古怪的图腾...上面的东西...我也不知道怎么去形容...反正就是一种似人而又非人之物。”

她下意识地伸出手比划着,继续说道:“还有就是鸟居...特别高大的鸟居。要是粗略地看过去的话,那鸟居至少有十米之高,巨大的、惨红色的立柱...整座鸟居屹立于水面上...旁边还有人吟唱着一些句子...”

神谷未来将手指收回,紧紧地捏住了胸口处的牟迟巫女之证。

她深吸了一口气。

好像回忆到这里,要再继续回忆下去已经很困难了。

“那些句子...因为带着莫名的模糊嘶哑感,所以我只能听懂其中的一两句...”

“天之鸟居...沟通...什么什么来着。”

说到这里,神谷未来摆摆手。

“中间还有一些盈盈闪烁着绿点,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

回忆大概也就是到这里了,再多的东西神谷未来也想不起来了。

“也多亏这个日益清晰的怪梦...所以我最近睡得越来越久了...”

说到这里,神谷未来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

她身体方面倒是没有什么问题,不管是善念运用还是别的都没有什么晦涩之感,而且她也知道未雨绸缪,提前就找到麻宫永世与神驻莳绘,让这两个神驻巫女查看自己的身体情况。

得出来的结果是并没有问题。

“这应该是牟迟巫女之证中残留的记忆...只不过这些记忆实在是太强烈了,所以有一部分在无意识的梦境中体现了出来。嗯...永世小姐是这么说的。”

神谷未来回忆着麻宫永世得出的结论,将其告诉了北川寺。

麻宫永世的结论?

北川寺弹了弹手指。

这倒是还有些靠谱,毕竟是麻宫永世做出的结论。

只不过——

天之鸟居?似人非人的图腾?

严格来说,神谷未来开口诉说的这两项根本就算不上线索。

因为她连基本的特征都只是粗糙地提出了两三点,根本让人无法想象出来这些东西或者说建筑,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具体形象。

但是...知道这些名词也总比不知道好。

看来还是要尽快推进去鹿儿岛县的进程了啊。

北川寺心里面默默地想着。

牟迟那边究竟隐藏着什么...那背后又有什么东西存在。

历经了这么多年的岁月,为何一些残缺的传承物品还具有那么强大的效力...?

牟迟石、牟迟巫女之证、天之鸟居、图腾...

这些东西究竟有什么相关联的地方。

那座超大型的灵域背后...

“寺君?”神谷未来的声音在旁边响起,她看着北川寺,目光和缓:“现在更关键的是実花小姐这边的事情吧?”

神谷未来看得很开。

她这边毕竟也就只是梦境方面的问题,而且麻宫永世那边也说没什么问题,所以整体来说的话...她是觉得中嶋実花那边的情况更加要紧。

因为对方可是要准备进行手术了。

要说更关键根本没有问题——

至少神谷未来是这么想的。

然后...

然后她就听见了北川寺下一句让她都完全愣住的话语:

“未来,从今天开始,你就住在我家吧。”

北川寺理所当然地说着完全让神谷未来懵逼的话语。

“等...等等!”

神谷未来张大了嘴巴:“寺、寺君...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从今天开始让你住在我家。”

“哎?!寺君,怎么你冷不丁地就提起这个话题了?”

将北川寺的话语完全听清楚的神谷未来有些压不住声音了。

是啊。

上一秒还在严肃讨论中嶋実花与她的问题,结果下一秒北川寺就突然开口让神谷未来住他家...

“这两件事根本就不是一件事嘛!”

神谷未来面色涨红,跺了跺脚。

也不知道她究竟想到了什么事情,脸色红彤彤的。

面对神谷未来如此说法,北川寺却是摆摆手道:

“不,未来,你说错了,这两件事本质上其实是差不多的。”

差不多...?

神谷未来咽了咽口水。

无论怎么去思考她都不觉得自己住在北川寺家和中嶋実花动手术之间究竟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见她这满面迷惑的样子,北川寺也是适时地开口解释道:

“你和実花两个人对我来说实际上并没有谁更重要这一说法,不管是実花还是你,我都不想看见你们之中的哪个出意外。”

说着,他伸出一根手指:

“住在我家你会很安全,至少有可怜、莳绘、永世她们在,她们能看清楚你身上善念的流动,要是你的身体有那个方面不对劲,她们也能及时出手,更好的保护你。这总比你一个人住在你自己家要安全太多了。”

神谷未来的父母还没有回家,好像是他们在外地的某个地方取得了一些可观的研究成果。这也就导致神谷未来一人在家。

要是在这种一人在家的过程中,神谷未来出现了什么意外...那才真正的让人追悔莫及。

“现在虽说実花在关键的时期,可实际上你也不例外。”

北川寺话语说到这里的时候下意识地停顿了。

不知道为何,牵扯到鹿儿岛县那边那座超大型灵域,北川寺心中就觉得要多小心有多小心比较稳妥。

谨慎总不会吃亏的。

“这...好吧,我明白寺君的意思了。”

神谷未来也不是迂腐之人,她很快就了解到北川寺的想法。

稍作思考后,她就同意了北川寺的提案。

况且——

神谷未来略微地抬起头。

清晨空中泛着一丝凉意。

“已经快要暑假啊...寺君。”

没错。

不知不觉,春天悄然远去,盛夏已然来到。

......

现在已经是七月份,京北高中正式进入了暑假阶段。

但事实上除了京北高中,文京区其他的高中也差不多进入了暑假阶段。

有些学校甚至就是这几天挑选一天考试,考试过后就布置暑假作业,宣告一些事宜,再然后就直接放假。

而过了暑假,就差不多要到八月底开学——

“我记得九月十号...就是未来你的生日,对吧?”

北川寺思索着开口问道。

神谷未来小小地‘啊’了一声,像是刚反应过来一样:“寺君你要这么说的话...我也是刚刚才记起来的...九月十号确实是我生日。”

接着她又嘿嘿地笑了两声:

“但是我平时也就是那么简单地就过去了,因为父母在外面总是有事,所以真要说有人为我过生日...那估计都是我小时候的事情了。”

不错。

神谷未来自从上了国中,有了一定生活自理能力后,她的父母就经常外出工作。

要是偶尔有在九月十号回来的话,就为神谷未来庆祝生日,要是九月十号没有回来的话,那这次的生日也就只能作罢,他们会从外地寄回一些小礼物给神谷未来。

“不过我父母...寺君你也知道啦,两个人经常在外工作的,所以大部分的九月十日基本上他们也都不在家。每次的生日...基本上就都是一个小礼物,还有一个小蛋糕,我一个人吃了就算过去了。”

神谷未来其实并不怨恨自己的父母,毕竟他们工作也是为了这个家,为了她能过得更好。

可虽说不至于怨恨他们...一些小小的抱怨神谷未来还是有的。

有时候她也在想,为什么父母不回来为她庆祝生日,是不是不喜欢她了...

这也属于人之常情嘛。

希望自己的父母能陪在自己的身边,这是每个人小时候都会有的想法。

只是——

“这次不同了。”

神谷未来抱住北川寺,眯着眼睛笑着:

“这次有我的寺君陪着我,不管怎么样生日应该都不会孤单的。”

“你说得对。”

北川寺很有自信地点点头。

这次有他陪着神谷未来,怎么样都不可能让她感到寂寞的。

不...甚至不止是他。

还有麻宫永世、神驻莳绘、西九条可怜、北川绘里这些人...说是‘这些人’可能不太妥当,但意思却是那个意思。

嗯?

北川寺突然目光闪了闪,脸上也掠过一丝惊讶之色。

“怎么了,寺君?”

察觉到北川寺表情的神谷未来下意识地低头。

她刚好就看见北川寺手机屏幕上面的那一条简讯。

简讯的内容很简单。

上面就仅有寥寥数语。

‘国民天后中嶋実花,决定在今天下午统一回答记者提问!’

这里之所以没有用上‘记者招待会’这几个字,估计是因为中嶋実花还住在病房里面休养,只能统一回答记者的问题。而不能举行一场像样的记者招待会。

“这就是実花姐的...办法?”

看着信息上面的内容,神谷未来忍不住说道:“这...还真是朴素的解决问题的方法...”

本来她还以为中嶋実花有什么妙招,能直接解决掉网络上那些似是而非的谣言。

但让她没有想到的是,中嶋実花最终想出来的方法竟然这么朴素。

“但同时...朴素的方法也是最好用的方法...”

北川寺在神谷未来话语之后补充了两句。

也不知道中嶋実花会在记者面前回答什么。

北川寺摩擦着下巴。

这确实值得期待啊。

书客居阅读网址:

神谷未来自然而然地走到北川寺身边,毫不犹豫地伸手抱住了北川寺的手臂,这整个人都恨不得贴在自己身上的动作让北川寺略微调转了一下视线。

“未来,你又起晚了。”

他平平淡淡地说道。

钟意一些猎奇、抓人眼球的事物...这一点不管是日本高中生还是中国高中生,其本质上都是一样的。

对于这种情况,北川寺也只是放平心态,并不去在意。

正当他这么想着的时候,从背后传来了一声轻快的叫声。

“寺君!”

这个声音北川寺甚至不用转头去看都知道是神谷未来。

这就好比中国那边的网红图片、网红句子,一开始是全网热度,可伴随着时间的推移,就会逐渐逐渐地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

想到这里,北川寺抬起头,四处扫了一眼。

是的,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神谷未来起床的时间越来越晚了。

以前神谷未来基本上都在他前面到教室,但是最近北川寺则经常走在路上就能够碰见她——

都是拉出去,唯一不同的是中嶋実花是快走,而北川绘里则是慢跑。

这期间有好几次北川绘里想要中途打道回家,但在北川寺的严厉要求之下,她还是跑完了全程。

起床后的北川寺毫不犹豫地敲响了北川绘里的房门。

就好像对待中嶋実花那样对待北川绘里。

看着靠着沙发上自闭的北川绘里,北川寺也没多话,只是将早餐盘与便当盒放在她的面前就离开了。

看来她还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

阅读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