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神医娘亲:腹黑萌宝赖上门》
神医娘亲:腹黑萌宝赖上门

【V027】圣族宝物(十五更)

君长安脱了鞋,干净的白色足衣踏着台阶走上回廊。

“一点也不干净。”君长安嫌弃地说。

城西山林,一处小茅屋内,一名身着青衣的男子席地坐在廊下,面前摆着一副棋盘。

燕怀璟一筹莫展,韩静姝面色苍白地躺在床铺上,如一朵凋零的花,而他却什么也做不了……

男子落下一枚白子,并未抬头,却开口说:“来都来了,就现身吧。”

君长安施展轻功落在了他面前。

韩静姝掌握的秘密是巨大的,或许燕怀璟听不出来“生混珠”究竟是什么,可倘若俞婉在这里,一下子就能明白,那是属于圣族的宝物!

“你……确定吗?”百晓生浅笑着问。

“我确定。”君长安说。

百晓生将手中没下完的棋子放回棋盒里,饶有兴致地看向君长安,说道:“其实有关你弟弟,我倒是可以免费一条消息给你,他不是被鬼族人抓走的,至于是被谁抓走的,就要收你的代价了。”

“我弟弟可以慢慢找。”君长安说。

百晓生挑眉:“听你这话的意思……是来为别人买消息的了?你可得想清楚了,我只做一笔生意,我卖给你这个消息后,今后就再也不会把你弟弟的消息卖给你。”

君长安垂下眸子:“……我知道。”

百晓生眯了眯眼:“我突然很好奇,你执着了那么多年都不肯把我要的东西给我,这次会是为了谁?”

君长安没有说话。

百晓生拎起温在炉子上的茶壶,给自己泡了一杯茶,给君长安也泡了一杯:“行了,不逗你了,说吧,你想问什么?”

君长安看也没看那杯茶:“太子妃中蛊了,我要给她解蛊。”

噗——

百晓生嘴里的茶水直接喷出来了!

“燕怀璟的女人?你疯了吗君长安?”百晓生行走江湖多年,还是头一次有如此失态的场面!

君长安正色道:“这不干你的事,你只用告诉我,这个消息,你是有的卖,还是没的卖?”

百晓生用袖子擦了嘴:“不用对我用激将法,放眼天底下就没有我百晓生得不到的消息!解药我手上是没有,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谁能解她的蛊!至于你请不请得动那个人,那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君长安蹙眉:“你这么做,是不是有点太厚颜无耻了?”

怎么也该把那个人请到太子府才对得起他即将付出的代价吧!

百晓生摊手:“所以嘛,你还是把代价留着去找你弟弟好了,何必浪费在一个毫无瓜葛的女人身上?”

一听这话,君长安就明白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了。

百晓生一瞬不瞬地望进君长安的眸子:“我最后问你一次,你确定要买这个消息吗?”

……

燕九朝又去上朝了。

他从前在自己身边时,也并非时时刻刻都在俞婉跟前打转,他有时一闭关好几天,可那种感觉,与他去上朝之后的还是不大一样。

俞婉怪想他的!

俞婉弱弱地嘀咕:“我这是怎么了?越活越回去了么?明明都老夫老妻了,还整这么肉麻的?”

看不见燕九朝,那看看几个小翻版也是好的。

于是,上房揭瓦的三小蛋被娘亲给捉回来了。

可是,为毛娘亲看他们的眼神好怕怕哦……

午饭后,三小蛋与小铁蛋回燕王的院子歇息,俞婉也回屋躺了一会儿。

她刚睡着,便有门房的侍卫来报:“有人求见少夫人!说是少夫人的旧识!”

桃儿与梨儿面面相看,正要进屋禀报,萍儿走了出来。

萍儿道:“什么旧识?让他等着!少夫人在歇息,醒了再说!”

“呃……是!”萍儿是俞婉的心腹丫鬟,侍卫不敢怠慢,如实去府门外回话了。

“萍儿,这样没关系吗?万一……是很重要的人怎么办?”梨儿小声问。

梨儿与桃儿入府早,是俞婉大婚那会儿被万叔买进府的丫鬟,可论起伺候俞婉的经验,二人并不如萍儿丰富,萍儿随着俞婉走南闯北,早摸清俞婉的性子了,也因经历过生死,胆子比府里的丫鬟大许多。

萍儿道:“少夫人在京城有旧识吗?需要等在门外通报的那种?”

两个丫鬟愣住了。

是啊!

她们家少夫人是在乡下长大的,和京城的达官贵人压根儿不熟啊!若说来的是萧府的人或者俞家人,那不用通报,直接就能进来呀!

俞婉这一觉,睡到了傍晚。

君长安若不是忌惮对方一怒之下不给治了,只怕已经擅闯府邸几百次了。

萍儿给俞婉梳头时,才提了有“旧识”在府外等候的事。

俞婉就觉得萍儿这丫鬟真是深得她心啊,睡到一半被吵醒,她会生气的!

“人还在吗?”

“在的。”

“让他去花厅。”

“是。”

萍儿去府外将君长安领去了外院的花厅。

俞婉见到君长安时,不由地愣了一下。

这家伙……谁呀?

一孕傻三年,她感觉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如从前好使了,明明觉得眼熟,却又一时间想不起他是谁。

“君长安见过王妃。”君长安拱手行了一礼。

听到这名字俞婉就想起来了,这不是燕怀璟的贴身高手,那个来自江湖的剑客吗?

据说他与影十三能打成平手,不过这已经是一年前的事了,影十三有特殊体质,每一次不死都会涅槃成更强大的存在,俞婉粗略地估计了一下,影十三至少也有巅峰修罗的实力了。

二人再打一架……不能还是平手了吧?

君长安绝对不会料到堂堂摄政王妃见自己的第一眼,居然会是在心里权他与影十三哪个打架更厉害!

“王妃?”君长安还保持着行礼的姿势呢。

“哦,平身吧!”俞婉回过神来,找个机会让俩人打一架!

咳,错了,是切磋一把。

“怎么?太子找我有事?”俞婉不咸不淡地问。

“是我,我找王妃有事。”君长安不是没想过用谁的名义比较好,他要救的人是韩静姝,燕怀璟是韩静姝的丈夫,以他的名义更天经地义,自己算什么?越俎代庖吗?

然而想到燕怀璟与少主府的关系,君长安又觉得,王妃一定不会给燕怀璟这个面子!

俞婉意外地挑了挑眉:“哦?君大侠找我有什么事?”

君……大侠?

这……这什么土掉渣的称呼?!

君长安恶寒了一把,稳住有些想崩的表情道:“我想请王妃替我救治一个人。”

“韩静姝?”

“……是。”君长安惊讶,“王妃怎么猜到的?”

“这还用猜吗?你是太子府的人,太子妃得了不治之症,我和燕怀璟关系这么差,若他出面,我铁定不会理他,至于你嘛……”俞婉双手抱怀,居高临下地看了他一眼,“我其实也不是很想答应你。”

俞婉没问君长安为何出面替韩静姝求诊,在她看来无非是两种可能,一种,燕怀璟拜托他来的;另一种,他自己来的,如果哪天她得了不治之症需要影十三和小六出面,相信他俩也会义无反顾。

以己度人,俞婉觉得君长安对韩静姝,就像是影六与影十三对自己,是一种介于忠诚与革命友谊之间的感情。

所以君长安来找她,并不奇怪。

君长安为何认为她能医好韩静姝,才是奇怪。

她的小蛊蛊暴露了吗?

“百晓生。”

“嗯?”

“你要的代价,我给。”君长安郑重地说。

君长安在男子对面盘腿坐下,把剑抱在怀里。

他是剑客,剑不离手。

男子看了眼他的剑,笑道:“这把破剑还没扔呢?多少年了,二皇子这么小气的吗?都做太子了,也不给你配一把名剑?”

君长安道:“我不是来和你讨论我的兵器的。”

男子微微一笑:“那就是来问你弟弟的下落的?可惜啊,代价你出不起啊。”

“反正我擦了。”男子说。

“脱鞋,新擦的地板。”男子说。

“哦?”百晓生抬起头来。

江湖百晓生,传闻有一千张脸,没人见过他真正的容貌,他今日顶着的脸绝不是君长安曾经见过的任何一张脸,但君长安就是有法子找到他,并将他给认出来。

或许男人的确都是犯贱的东西,失去才知珍惜,他眼下脑子里能回想起来的全都是韩静姝的好。

“活下来,孤再不负你。”

他终于握住了她的手。

这一刻,他真心实意地感受到了对于这个女人的不舍。

虚掩的房门外,君长安静静地看着这一幕,片刻后转过身,面无表情地没入了夜色。

……

阅读神医娘亲:腹黑萌宝赖上门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