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钑龙》
钑龙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瓜州渡

钱盖晓得陈彦是那种滑不溜秋的人,原本就是童贯的亲信,现在是郭仲荀依靠的大将,在这个南北的要地左右逢源;况且陈彦说得没错,作为水军将领,除非有人攻击水寨或者毁坏江堤,否则陈彦根本没权力过问,钱盖怒气攻心,一下子昏了过去。

钱盖的随从根本不敢再往前走,这两年被老百姓打死的高官不是一个两个;等陈彦让军中郎中来救醒钱盖后,立即用担架抬着钱盖回到船上,直接回了长江南岸。钱盖在船上清醒以后,拿定了主意,没有回润州,而是住进了江边的驿站养伤,派人回润州送信。

陈彦望着站都站不住的钱盖,苦笑着说:“钱大人,我只负责江边,管不了城里的人,要不你写文书给金陵府吧。”

瓜州古渡位于运河与长江交汇处,始于晋,盛于唐,瞰京口、接建康、际沧海、襟大江,每年数以百万计的漕船浮江而至,各地商人往还络绎不绝,唐代高僧鉴真从这里起航东渡日本,本朝前宰相王安石在前往汴梁变法之前在此著《泊船瓜洲》:“京口瓜洲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

陈彦心如明镜,一夜之间,金陵府传遍了钱盖要去赶走定北军,然后和金人和谈的消息,谈判的细则是割让整个山东;这样的事绝不是平民老百姓能做的,就是陈彦刚听说这个消息都是吃惊不小,哪怕丢了山东并不可怕,但是明文割让就是另外一回事。陈彦特地去询问了驿站的官员,才相信这个消息的准确性。

倘若无力抵抗金国兵锋,进行和谈是一回事,可是定北军刚刚收复了黄河南边的两个府,战事正在朝自己一方有利的情况转变,直接承认山东、河北是金国的,陈彦都不知道该怎么理解才好,这个协议在山东、河北百姓眼里,就是大宋的出卖。

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州古渡头。吴山点点愁。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

最终发动的还是御史,金陵府知府王孝迪是钦宗的人,是留用钦宗群臣的一个象征,此刻都顾不上这些,直接说王孝迪治理无方,应该立即罢免,另外派名捕前去查清楚这件案子。有人打了头阵,其他人就方便说话,梁扬祖就说是有人故意在暗中挑动,矛头指向神霄派和定北军。。

在群臣的不断逼宫之下,大宋皇帝赵佶在大殿上发火,要求刑部彻查此事;可是首辅赵野称病在家,没来上朝,其他宰相都表示这件事自己做不了主,要等赵相决断。宋徽宗哭笑不得,赵野又不是蔡京那般人物,一个不管宰相什么时候权力威望大到这个份上,明摆着一个个是不想表态。

眼下御史台和两个儿子死抓着这件事不放,宋徽宗斟酌后点明刑部派人,然后要张浚取代钱盖去汴梁宣旨,张浚直接取代杨志担任东京留守,算是明面上警告定北军或者神霄派一番。

这一次康王赵构吸取了前面的教训,晓得自己根本无法掌控朝政,没有让自己人跳出来,而是希望通过中书省来解决这件事;可是首辅赵野今天生病了,这让上至康王,下至御史都极为恼火,赵野老奸巨猾,就算瓜州渡的事情与他无关,肯定是猜到钱盖的一路不会平安,索性躲了起来。

消息一经爆出,金陵府立时哗然,特别是太学生的反应强烈;定北军一旦离开京畿路,谁都担心后面的人无力防守,会让金人像在楚州之战中那样长驱直入,听说夜里就有人在鼓动百姓。在一名金陵府的通判暗示以后,陈彦故意推迟了救援的时间,让钱盖多吃了一些苦头。

如此盛大的欢迎仪式,让钱盖有点喜出望外,没有注意到这些人愤怒的眼光,就在钱盖走下江堤的台阶时,忽然有人大喊一声:“那就是钱盖。”

无数的人一下子涌了上来,一个个怒吼着挥舞着拳头,目标就是钱盖;钱盖的护卫发现守卫江堤的巡逻队伍眨眼间就消失在人群中,立知不妙,可是江堤前面根本就没有回旋余地,就是想掩护钱盖回到官船上都没有机会。钱盖的护卫一共有二十二人,都是出自西军和江湖,可是根本挡不住蜂拥而来的人流,五个准备出重手伤人的护卫,直接被人群中的高手打成了重伤,其余人心惊肉跳之下,只能护着钱盖遮掩。

春风又绿江南岸,王安石当时接到宋神宗的诏书,正是意气奋发,准备一展自己胸中抱负的时候;钱盖看着自己乘坐的官船靠岸,江水缓缓地在流淌,心中是浮想翩翩,他并不是想帮康王赵构还是哪个,只是认为定北军现在尾大不掉,应该给予压制,所以昨天散朝后,钱盖特地去御书房向宋徽宗做了解释,算是了了自己和宋徽宗的一个心病。

船在岸边靠稳了,钱盖在护卫的保护下走上了跳板,官府专用的跳板就是宽敞,能够让马车顺利地通过,钱盖和身边的人还说了几句今天天气不错的闲话;一行人过了江堤,顿时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码头上挤满了人,放眼望去,黑压压的一片,恐怕要有上万的人,市民、商人、太学生、士卒、农夫等等,好像各色人都有。

钱盖还是落入了一帮太学生的手里,直接被踩在地上群殴,一只只脚直接踢在了钱盖的身上,太学生们怒吼道:“大宋会亡于尔等,钱盖,我们对金国的抵抗永远也不会停止,钱盖,你是大宋的罪人,你会遗臭万年。”

钱盖一瞬间感觉自己就是一个沙袋,好在身边的两名护卫死死地压在自己身上,替钱盖承受了大部分的攻击;但是官军的反应似乎很慢,过了很长时间,大批的军队才赶来驱散了人群,将钱盖救了出来。钱盖被护卫扶起来,感觉自己全身疼,骨头架似乎都要散了,悲愤地对跑来的水军统制官陈彦说:“把这些刁民都抓起来。”

阅读钑龙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