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皇旗》
皇旗

第五百三十九章 压迫

成神不易,死去皆空!

仿佛是为了更加的刺激这些神境,原本还在强行撑着眼皮不去合上的清虚子,就在众人各自嘀咕了两句的时候,那双眸子竟是也突兀爆裂开来,旋即清虚子的整个身躯仿佛一下子失去了某种束缚,轰然破碎在地上。

“咕噜!”

无可奈何之下,清虚子强忍心头的惊骇,一身修为也是毫无保留的尽数爆发出来,一波波神元被清虚子疯狂灌入到手里的清虚剑中。清虚剑再次爆发出璀璨的银芒,旋即被清虚子御使着向着那铺天盖地般的血光劈杀过去。

“厄,尼玛,这也太狠了!多大的仇恨,一刀斩了也就斩了…….”

“艹,这是惹到了真正的煞星啊,只是下一个遭殃的又会是谁?”

强烈的死亡危机之下,清虚子面色骇然,但此刻,想退却是压根不可能的,至少清虚子很清楚以他的能力是不可能来得及的。若强行后退,只会让后果变得更糟!

当然,围攻楚锋的神境如果多到了一定地步,又或者楚锋的神元跟不上消耗则需要另当别论了。只是,那个情况暂时却是不会发生,因为唐笑还在!

当见到楚锋分神之际,有神境趁机对着楚锋连下狠手,轰击得洪荒鼎垂落的守护光华荡出层层涟漪仿佛随时都会破碎,唐笑的眉头狠狠一皱。

“放肆!”唐笑暴喝,提着血气腾腾的血狂刀一步一步向着楚锋所在的战圈逼去。而在唐笑迈步的时候,那些本该继续阻拦唐笑的众多神境却是艰难的吞了吞口水,目露犹豫,不敢即刻出手,似乎一招手就会招来唐笑那毁灭性的打击。谁也不想如同之前的清虚子一般被切割成无数份,谁也不想死后连个尸体都拼凑不起来!

唐笑见状气势更甚,一身的凶戾霸道之气越来越可怕,“跪下,或者,死!”

唐笑刀指那些犹自在与楚锋动手的神境修士,血狂刀的刀尖不断有血液坠落。

那些神境看到如此模样,哪里还有再与楚锋交手的心思?一个个争先恐后般撇下了楚锋,小心翼翼的提防着唐笑。

唐笑缓缓在这些神境面前站定,目露不屑与嘲讽,“就这点胆魄之前也敢动手?就这点出息也配围杀我家大人?再说一次,跪下臣服?或者,斩立决?”

“你…….你们不要太过分,须知我们这么多神境在,也不是好惹的,大不了我们这就离去!”有神境大着胆子开口。怕死是一回事,但好歹也是高高在上的神境,又岂能一点脸面和尊严都不顾了?

就此退走,不管锋尘宗如何,在他们看来已经是莫大的让步。

但唐笑会答应么?楚锋会同意么?

“笑话!事情到了这般地步,竟还想着一走了之,当我锋尘宗是什么地方?真要这么走也可以,都把命留下!”不止是说,唐笑的眼中爆射出骇人的杀意,血狂刀锁定了最前方的一位刚刚踏入神境巅峰不久的修士。

“就从你开始!”唐笑的手腕猛然一翻,血狂刀化作血色长龙,向着那神境巅峰修士暴掠过去。那神境巅峰的修士原本虽也不可能是唐笑的对手,但若凝神应付就算没有他人的帮忙也还能支撑一会儿。可惜的是,那神境已经被之前清虚子死亡的一幕给深深惊到了,心底早就失去了该有的判断与沉着。

那神境巅峰在面对唐笑的一刀时,竟是既不正面抵抗或防御,也不侧移闪避,而是直线暴退向后。

但无论是修士还是正常人,后退的速度哪里有前进的速度更快?

再者两军交锋,不退则已,一退己方必定更加被动,除此以外还会助长对手的锋芒,使得对手气势更足,爆发的力量也更可怕更极端。

嗖----

一道血线飞快划过,继而一颗大好的头颅怒瞪着双眼冲天而起,紧跟着轰的一声,无头的尸体重重栽落,却又被那血狂刀散发的锋锐血气给切割开来。

“跪,或者,一个接一个去死?”一刀诛杀了又一位神境巅峰,唐**势如虹,刀锋所向,未继续出手,就使得余下的神境无不呼吸急促,面色发白。

在这一刻,甚至已经有神境在考虑是不是要彻底放下所谓的尊严了。但眼看着周围的同伴还没有低头,又都死撑着。

然而这种死撑,伴随着唐笑又一刀的挥起直接宣告终结。不等那血刀真正落下,被血狂刀锁定的那位神境直接是被骇破了所有的伪装。

“饶命!我跪,我跪还不成吗?从今以后,我就是你们锋尘宗的属下了!”

那神境重重跪倒在地,一瞬间涕泪横流,也不知是在哭诉从此以后沦为他人附庸,还是在哭诉那所有的面子全部在众人面前粉碎殆尽了!

反之唐笑嘴角一勾,满意的点了点头,“早点跪下臣服不就完了么?对了,就这么宣誓效忠可不行,得先拿出点实际的,就比如让你们备的厚礼呢?”

“有,有!”脸都不要了,还在乎一点礼物?那神境连连点头,手忙脚乱的从储物戒内掏出了一些源石源精与其他东西,但唐笑却是摇了摇头。

“这也算厚礼?我看,你还是去死吧!死了,我亲自来取,岂不更好?”

“不!不!大人稍等大人稍等!但,源石源精对于我来说的确是弥足珍贵了啊,我再找找,再找找?”

“找个屁!献上你的修炼功法,那便勉强算了。”

“什么?修炼功法,须知修炼功法可是每一个势力的立足之…….”

“放肆,是与本座讨价还价么?说实话你们那修炼功法本座还不见得看得上,但却是你们表露的诚意所在,既然你不舍得,那么…….”

唐笑的眼睛眯成了一道缝,闪烁着无比危险的光芒。

如果眼前这些神境继续悍不畏死,如果眼前这些神境依旧没有半点动摇,唐笑纵使可以继续痛下杀手,但却是没有可能将所有人都杀了的。甚至,一个不好,唐笑自身都有可能意外陨落。

但看着眼前诸多神境的脸色变化,看着诸多神境的小动作,唐笑知道,他做对了!

楚锋也一直以眼角余光暗暗瞥着唐笑这边,见得唐笑大发神威,貌似斩杀了一个足够分量的人物,楚锋由不得对着唐笑递去一个赞许的表情。

杀人他们也杀过不少,死人他们更是见过许多,但亲眼看到死得如此之惨烈的神境巅峰,他们还是头一回!

他们不禁自问为了所谓的愤怒,为了所谓的不甘,为了不想看着锋尘宗霸道崛起,为之付出珍贵的生命,真的值得吗?

有神境的心底升起了别样的心思,也有神境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或者直接退到了同伴的身后,而那些同伴也是手忙脚乱的同样后退,谁愿意做那挡箭牌?

眼见如此,唐笑冷冷一笑,果然,杀了清虚子的效果就是不一样。

当然,唐笑表面如此霸烈,实则催动血月九斩对于唐笑的负荷也是相当大的,不提肉身与内腑的暗创,唐笑此刻体内所剩的天神元气实则已经不足三分之二。

那一地的碎肉,那五颜六色不成形状的脏腑使得看着的诸多神境禁不住一阵胆寒。

诸多神境在心中嘀咕,脸色也是一个比一个难看。

而与楚锋厮杀的那些对手,本以为楚锋分心时他们可以趁机将楚锋宰了,至少也能重伤,但他们却是小觑了楚锋的洪荒鼎的守护之力。

虽然楚锋目前还没有能力利用洪荒鼎将这些神境全部镇压炼化,但在楚锋神境修为的催动下洪荒鼎所散发的防御之光,也是天神之下的普通神境无法摧灭的。

“觉悟吧,既然选择了对抗,那么去死!”唐笑冷喝出声,血狂刀化作的道道血月散发的光芒愈发妖异,下一秒,滔天的血色将那刚刚亮起的璀璨银芒给刹那遮蔽,漫天的血色中,一道不甘的惨呼声骤然响起,那赫然是来自清虚子之口。

其余的神境全都下意识的一凛,便是攻击血色圆月的动作也为之一缓,他们知道,十有八九清虚子是完了。否则以清虚子的身份、地位、修为、心性,绝不可能发出那般绝望那般凄厉的吼叫。

与此同时,周遭的诸多神境也是发现清虚子的处境相当不妙,而这个时候这些神境并无太多的异样心思,一个个都赶紧出手,企图将包围着清虚子的那片血色世界给破开。他们知道,如果他们之中修为足够强悍足以排在前三甲的清虚子都被唐笑给灭了,那么他们接下来的日子也必将更加难过。

然而唐笑谋算此刻已久,唐笑又岂容任何人破坏?并且,唐笑还知道,杀了清虚子与之前杀了那霸长坤所形成的震慑力是截然不同的,这从此刻众人的表情就可以判断一二!

果然,当清虚子的惨呼飞快敛去之后,漫天的血色骤然变淡了许多,所有神境都亲眼见到那站在神魔域诸多神境顶峰前列的太虚宫宫主清虚子竟是已经只剩下了一口气吊着,清虚子还在艰难的撑着眼皮。

但这口气吊着却愈发让人头皮发麻,因为,清虚子的整个身躯竟是已经不成人形,从上到下仿佛被利刃切割成了无数份,无数血液混着青红惨绿从那些裂缝当中疯狂溢出,若不是有一股无形之力隐隐束缚住了清虚子的身体,只怕清虚子已经成了一地肉糜!

阅读皇旗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