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半缘修道半缘君》
半缘修道半缘君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被抹去的赫塔族

“你可能并未错过什么,而是这件事情并没有记载在人族的历史当中。”

忽然从背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清月内心一震,又惊又喜的转过头去:“九阴!”

但鲛人为何要将人族斩杀,而且还带走了头颅?

既然有文化传承,那么就说明此地的人不只是有着自己的文明,而且发展的程度,可能远超了当时的其他种族。

他们要这些头颅做什么?

而且如此人数庞大的人族若是一夕之间消失了,不可能不引起人族的重视,但是他作为人族的时候博览群书,并未有任何如此大数量的人族消失的记载。

这一类物质似是不受海底水的腐蚀,所以被运用到了壁画和文字记载之中,他能够看到在大殿的墙壁上所显现的纹路痕迹。

“等等,您刚才说可能这件事情没有记载在人族之中,您是从何判断的?”

“很简单,因为这件事情于魔族有详细的记载。”九婴顿了一下:“应该说除了人族之外,其他的五大界都有这样的记载。”

“……???”

清越感觉此事太过匪夷所思:“为什么会除了人族呢?在这里死去的所有人可都是人族啊!!”

那只小螃蟹一直举着一只巨大的贝壳,显得累的已经开始神志恍惚了起来,他将这小螃蟹放在了肩膀上,点了一下它的小钳子。

“多谢,你休息吧。”

小居家蟹在他的肩膀上缩回了贝壳中。

九婴等待着他找了个地方安稳了下来,才缓缓说道:“这在我们魔族被称为“攘夷”的事件。但在其他的各界又是如何记载的,这却没有一个统一,但能肯定的是,所有人都以同一个词语来形容了这个种族。”

清越屏住了呼吸。

“魔鬼。”

他的一口气息缓缓的吐出来。

他觉得不可思议,但是又不知为何觉得没有任何的违和感,能存在在五大界的记载,自然是有着他的不凡之处。

“但为何人族会没有记载?”清越喃喃自语着,忽而愣住:“难道是……人族被灭了!”

“可以用这样的话来形容。”九婴道:“我固然是没有经历那一场的事情,但是从我们的记载当也可以看出来当时的惨状,人族首当其冲,几乎差点将人族杀得文明灭绝的种族,赫塔一族。”

“若是您说的是真的,那么为什么一直以来,有关这等的记载却被淹没在了历史当中?”

赫塔族他是半点都不晓得是什么来历,但是在此地却还能看到关于赫塔族的标志,魔尊表示此地的那个奇怪的纹路,便是赫塔族人的文字。

但赫塔族人并不是鲛人一族。

在远古的记载当中,赫塔族人是人族当中最骁勇善战的民族,他们出生在寒冷且恶劣的极寒北方之地,靠着游牧和打猎而生,他们天生力大无穷,且拥有强悍的生命力,但同时,他们也是最漠视性命的民族。

在赫塔族人中,他们所实行的多人制度,一个孩子可能有多个父亲,但他们的母亲是唯一的,他们崇尚母系,竭力保护着他们的及其匮乏的女性。而他们所诞生下来的孩子,却又是必须经过数道天险,若是能活下来,才算是他们赫塔一族的子孙。

而天险中所蕴含的危险,一方是在他们必须要被放置在一条河中,那孩子若是能顺着那湍急的河流躲过其中的岩石,就能活下来,若是躲不过就会直接撞碎了头颅。

而落下之后,还有着另一道的关隘,那就是躲避虐杀的鳄鱼,要想让自己的活下来,就必须要牺牲自己的手足兄弟,让他们去面临危险,而自己则乘着这个机会离开。

躲过了这两道的难关,存活下来才算是他们的孩子。

他们不只是对自己的性命漠视,对情亲亦是,对于他们来讲,亲人就是天生的等级压制,是不平等的,而作为母亲,是最大的天,而作为父亲,是孩子要超越的目标,孩子们若是能超越目标,便必须要杀死自己的父亲,才能取得交.配的权利。

正是因为在这等的残忍的循环条件下,而导致了他们之间完全没有任何情谊可言。

“这不就是在制造人形兵器吗?”

“正是如此。”九婴道:“你可知道他们在全盛时期的战斗能力?甚至一度将整个人族的半数江山全部纳入麾下,而他们所采取的政策,正是令人发指。”

“居然能让您都觉得发指,那会是什么样的政策啊……”

“肃野政策。”他将这句话轻描淡写的说出来。

肃野政策,清越作为人族再熟悉不过了,这可是在历史上记载下来都会是让人脊背发凉的一个政策。

那便是,杀光所有人,抢光所有东西,并且在走的时候,还要将所有的建筑烧掉,最令人愤怒的是,还要将所有的坟墓都给破开,将尸体悬挂在树枝上。

他们对其他的人族残忍到了极致,认为脆弱的种族是不配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他们嘲笑其他族人创建的文明,践踏他们努力维护的等级制度,而刨祖坟,便是从源头来羞辱战败的其他人族。

这对于任何一个人族都无法容忍的事情,于是他们团结一致的想要抵御这个种族,但因赫塔族天生的强大血统,甚至用刀剑插入心脏都不会死,唯独砍下他们的头颅,还能站着以最后的意识砍杀他人,这就是赫塔族人的可怕之处。

他们是天生的刽子手。

是灭绝人性的存在。

而赫塔族的威胁,对于其他的各界来讲并非是威胁,但人族只能向各界求助,希望他们能援救,而当时各界还未有像是现在的领导者,各一方的势力还算是均衡,因此各方都派出来了人马,来支援就要被杀得断子绝孙的人族。

但是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赫塔一族的人比他们所想的还要丧心病狂,他们虽然被一时的大军逼着撤走了,但利用抓住的人质,躲在了环境恶劣的地方,与五大界的援助展开周旋,而在弹尽粮绝的时候,他们开始吃人肉,喝血来度过危机。

而五大界所派出的人,也陆陆续续的消失了。

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赫塔家族心狠手辣,不止是吃人,而且还能转换他们的能力。

被吃了的魔族人,就能给予他们魔力。

这个发现让赫塔族人更是迅猛的对五大界的援兵展开了捕杀,他们利用能转化体质的人,一个个逐个击破,而五大界的人知道这个事情之后,也是后知后觉。

这么残暴的民族,而且加上这么可怕的体质,这让六界都产生了一股强烈的危机感,而且拥有异能的其他五大界,已经开始退兵。

但尝到了甜头的赫塔一族,怎么可能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他们开始不满足于去征服毫无灵力的人族,而是利用了在战场上所培育的异能战士,开始向其他的界进攻。

而首先选择的是,当时最为薄弱的翼界。

“你不用过来,我还没有无能到那个地步。”魔尊道:“我之所以不将此地的桎梏打破,是因为这里有着一个沉眠的阵法,若是我不小心触动了阵法,我们可能都会陷入危机。”

“那您现在岂不是很危险?”清越道。

“这等的阵法与我们并不是威胁,但可能会毁掉我们才发现的线索。你不是要找牧若吗?他在不在这里?”

“你往脚下看。”

清越往脚边看去,看到了,在他脚边歪歪扭扭横走着的一只螃蟹,背着一个对他来讲,有些庞大的贝壳。

清月:“……魔尊大人??”

魔尊的声音从那个贝壳中传了出来:“我现在在一个奇怪的地方,暂时动不了,只能用此物来寻找你。”

“你在哪里?我现在就来帮你!”7月顿时玩起了袖子,打算去助魔尊一臂之力。

然而背后却不是熟悉的人影,而是空无一人,清月愣住了,有些不可置信的自言自语:“是我幻听了吗?”

“这些人都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呢?为什么都没有任何的记载,难道是我错过了什么吗?”

“嗯,能感觉到他的气息。”清越抬起手臂,咬了一口自己,感觉疼痛已经麻木了,看来已经牧若很近了。

“很好,带着这只螃蟹,马上就去找牧若。”

清越走着,一点点研究着墙壁上的图案,但这些古怪复杂难以捉摸的图案,让他无法理解,只能依葫芦画瓢的将其记了下来。

而在大殿上还保存着许多的立柱岩,罗列整齐,数量庞大,在这立柱之下累着许多如柴的东西,清越好奇的走过去,将那柴捏起一根,将上面的泥沙抖掉,却骇然发现,这并不是什么木柴,而是人骨!

而在海底还有这等的文明,却一直都没有与陆上打交道,若不是有人曾捉住过鲛人,但这也只能证明它们是真的存在的,传闻中也有不少的想要长生不老的皇帝派出去大量的船只去寻找这传说中的种族,但都不曾回来过。

鲛人有着自己的文明,却不知是从何处起源。

他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将其中一根柱子之下的七零八落的骨头全部整齐的罗列了起来,惊讶的发现这死于这柱下的,并非是鲛人,而是真正的人族,而且无一例外都失去了头颅。

这有数以千计的柱子,每一个柱子下都是垒砌的尸骸,如此庞大的数量,还真是前所未见的一场空前浩劫。

阅读半缘修道半缘君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