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妄人朱瑙》
妄人朱瑙

320 第三百二十章

前段时日卢清辉忽然被捕,孙昭平得知消息,也吓了一大跳。谢家虽然没有来抓他,只是隐晦地敲打了他一下,但这也让他惶恐不安。

要知道卢家在江南也算是有头有脸的大户人家了,谢无尘敢对卢清辉出手,也就敢对他们孙家出手,无非是现在不想一下树敌太多所以才逐个击破。

孙府内,孙昭平正在后院与陆甲会面。

谢无尘离开江宁之前的确抓捕了卢清辉及几名党羽, 但他并没有将所有意图降蜀的人全部抓捕——倒不是因为他不清楚有哪些人参与其中, 或许他知道的并不全, 但至少绝不只是被他抓走的那些人。

陆甲便是朱瑙派来江宁府游说的人, 他本是卢清辉的旧部,想当初游说卢清辉的人也是他。而孙昭平则是江宁府的降蜀派里没被抓捕的人中势力最大的的一位。

陆甲语重心长道:“孙公,他们如今敢抓卢公, 便是撕破脸了。倘若还不予以反击,那他们下一个要对付的就是孙家了啊!”

320

数日后,潞州。

柳惊风和谢无尘以及几名军官正围在地图旁讨论着接下来的用兵计划。

谢无尘希望他们能主动出兵夺回淮南,把蜀人赶回淮河南岸去,但军中也有不少人并不赞成。

淮南的地势无险可守,即便他们出兵,夺下淮南后他们还得一路高歌猛进再抢下徐州,只有这样他们才有可能守住淮南。否则只把目标放在淮南,双方就极有可能在淮南这块地方演变成你来我往的拉锯战。

但是徐州可是田畴的老窝,凭他们的能耐能抢下徐州吗?没人有这个自信。可不抢下徐州,只打拉锯战的话,双方都会进入快速的消耗。消耗粮草,也消磨人心。

由于蜀军是远道而来的,粮草补给也许比陈军稍欠缺。可是论人心的凝聚力,蜀军却远强于陈军。只怕拉锯不了几回,陈军就要四散溃逃了!

就在众军官争论不休的时候,忽听“啪”的一声巨响,众人瞬间噤声了。

谢无尘面色阴沉地收回猛拍了一下桌子的手,冷冷道:“还没开战就先畏战,成何体统!你们以为现在是什么时候?难道你们以为我们还有退路吗!”

屋中一片静默。

如今在潞州的军队都是谢家和柳家的亲兵,因此军中的军官不是两家的子弟也是两家的心腹。诚如谢无尘所言,现在他们的后路已经被蜀人斩断了,他们只能自己打出一条路来,要不然,他们就会失去一切……

见没有人再敢反对,谢无尘道:“现在我们要商量的不是打不打,而是该怎么打!都给我想清楚了再开口!”

不同于柳惊风的怀柔,谢无尘治下要严厉的多,谁也不敢触他的逆鳞。

又是一阵沉默后,终于有人小心翼翼地开口,提出了自己的设想。

那人的想法虽有不少疏漏之处,到底起到了抛砖引玉的效果。谢无尘脸色稍缓,继续与众人商讨起来。

……

半个时辰后,军官们散会,派探子继续去淮南打探蜀军的情况。

谢无尘与柳惊风刚回到院子里,只见一名谢家信使已经在院子里等着了。见谢无尘回来,那探子连忙跑上前行礼:“七公,柳公。”

谢无尘认得此人是谢无澜的手下,问道:“出什么事了?”

那信使忙道:“七公,五日前在早朝上,孙、韩两家官员及宋常侍等人联手发难,要求陛下下旨释放卢清辉。十八公为平息事态,动用禁军扣押了那几名闹事的官员,并已派人控制了孙、韩两家。”

柳惊风暗暗吃了一惊,谢无尘皱眉“啧”了一声,低声骂道:“一群吃里扒外的东西!”

他知道卢清辉与这两家走得很近,原指望抓捕卢清辉会让这些人有所顾忌。可惜事不遂他愿。

其实也是,江南的这些世家权贵平日里一团和气,是因为他们有相同的利益。如今他们利益相悖,自然也就有了分歧。谢、柳两家为了自保必须拼死斗争,孙、韩等家却已得了蜀人的许诺,又岂会愿意陪他们共沉沦?

用了百年联姻变得固若金汤的江南权贵们,如今四分五裂已是不可避免的了。

而这一切,全拜朱瑙所赐!

谢无尘对信使道:“你告诉十八,他做的很好。倘若有任何人再敢闹事,一律镇压!”

这也是他离开江宁之前对谢无澜的嘱咐,谢无澜正是照着他的命令行事的。

待信使离开后,柳惊风看着谢无尘欲言又止。抓了卢清辉还不够,现在又抓了孙、韩等人,这下他们是真的四面楚歌了。

要知道那些世家手里也有自己的兵马,谢无澜能控制住他们,无非是占了先下手为强的便宜,以及谢、柳两家的兵马比其他家多一些。可府那几家也不可能善罢甘休,只怕很快就连江宁都要变得腥风血雨了……

谢无尘扭头对上柳惊风的视线,冷冷道:“你想说什么?”

柳惊风沉默片刻,缓缓摇头。他知道,他想说的话到了谢无尘那里,只有一个答案:他们没有退路,他们必须这么做!

片刻后,柳惊风又微微笑了起来,伸手拉住谢无尘的手。

“老七,你放心,我都听你的。”他低声道,“从小到大,一向如此,不是么?”

=====

一个月后,洛阳。

谢无疾风尘仆仆走进殿内,朱瑙正在殿上等他。

一见他进来,朱瑙开口便道:“江宁发生动乱,谢、柳的兵马与孙、韩的兵马在城内起了冲突,孙、韩落败,数百人被擒。”

谢无疾眉头微微一耸。他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想到那么快。一个月前还繁华热闹的江宁府,一个月后就能因为世纪权贵们的利益冲突而在都城发生内战,陈国的安宁终究只是表象。如今这层表象已被撕破了。

朱瑙又道:“谢无尘与柳惊风出兵淮南,从田畴手里夺回了淮南的两县。”

谢无疾点了点头,反应很是平淡。

淮南不是什么战略要地,绕开它也无所谓,田畴许是看敌军来就主动撤了,没必要在此浪费消耗兵马。只要坐稳徐州,他们想拿淮南就如探囊取物般。

朱瑙问道:“修建皇城的事,你走得开吗?我想让你接替田畴,从北路进军,直逼江宁!同时我会让黄东玄从荆州沿江东下,两路夹击!”

谢无疾知道,他们这是要正式对陈国开战了。

在此之前,他们一直缺少对陈国用兵的理由,而卢清辉的被捕致使陈国陷入动乱,给了他们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平定动乱,收复江南,一统江山!

谢无疾道:“修城之事已经步入正轨,暂且交由午聪操持,他一直跟着我,所有事情他都清楚。”

朱瑙颔首:“好,那就让他接手。”

谢无疾神情肃穆,又满含柔情:“我为你披挂出征,平定河山!”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0-01-15 19:47:21~2020-01-16 23:38:3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sake 2个;心宽腿长双商在线、玉璋、mic_现在的我、鱼儿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loveluffy、洛九 20瓶;专门改个名 17瓶;狼先森和林站长 14瓶;小脊椎 11瓶;婷婷、许师叔、寂静喜欢 10瓶;丑丑废柴 9瓶;sake 7瓶;can、蓝鹰 5瓶;吸吸吸吸吸、绿柳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阅读网

如果自己眼下继续坐视,哪怕到时候孙家没被谢柳两家裹挟进战争之中,等朱瑙收复江南的时候,也会对自己的无所作为感到愤怒和失望,他的下场也好不了。

不管从哪一点考虑,孙家都不能再袖手旁观了。当然,他也不能自己一个人跳出来,他必须煽动更多的人一起,向谢家柳家施压,早日结束战事!

想到这里,孙昭平再坐不住了,义正言辞道:“还请陆公帮忙给陛下带个话。谢家柳家逆行倒施、残害忠良,我们孙家绝不会任其妄为的!孙家愿为陛下尽早一统江山而鞠躬尽瘁!”

陆甲道:“孙公,如今淮南已被田将军占据,而荆州一直控制在黄东玄的手中,可说陈国已门户大开,无险可守。可那谢无尘却仍然带兵去了潞州与柳惊风汇合,欲在淮南与蜀军殊死大战,他们这是要拖所有人下水啊!恕我直言,孙家若还想明哲保身,只怕是难了!”

他这一番话说的孙昭平一个激灵,顿时醍醐灌顶。

对啊!他原还想着既然谢、柳两家要与蜀人拼死奋战,那他坐山观虎斗,看着双方两败俱伤他也没什么损失。可是一旦真的开打,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了。谢、柳两家的家底再殷实,也未必能应付得了庞大的战事支出?就算应付得了,他们又岂能容许其他世家冷眼旁观?到时候他们一定会强行裹挟所有人下水的!

一旦到了那个时候,也就是他们找自己清算的时候了,他的下场不会比卢清辉好到哪里去!

而且就算谢、柳两家拼尽全力作战,他们真能抵抗得了蜀军的铁骑吗?孙昭平对于陈国的军队那是一点信心都没有。从将领到士卒到兵器再到作战经验和意志力,他们哪一点能与蜀军相提并论?就连地势上都是吃亏的……

但孙昭平多少也有些犹豫。谢家既然不敢树敌太多,也许他们就不会有再进一步的举动了。自己有必要跳出来和谢家柳家唱对台戏吗?这样对孙家有好处吗?

孙昭平捏紧了拳头,长叹一声:“唉!这谢无尘行事也未免太霸道了!”

陆甲笑道:“有孙公这句话,陛下一定会十分欣喜的。”

=====

如果卢清辉没有让卢远把名单交给朱瑙的话, 他的计划原本或许可以成功。只可惜卢远已经把名单给了朱瑙, 纵使卢清辉暂时失去行动能力,朱瑙也可以直接派人接触那些权贵,并且对他们了若指掌。

因此谢无尘不知,他前脚刚离开江宁, 蜀人后脚就已在江宁悄悄游走了。

他并没有对余下的人也进行抓捕, 非是他不想, 而是他不能——这其中涉及了多名位高权重之人,倘或将这些人全抓了,那这些人背后的家族势力必然不会善罢甘。以谢家和柳家的能耐,未必能同时得罪得起这么多人。否则还不等他们与蜀军一战,陈国就先乱成一锅粥了。

于是谢无尘只抓了卢清辉和几个相对而言并不重要的人,一来卢清辉是牵头之人,谢无尘希望控制住卢清辉就能让其他其他人群龙无首, 难以闹事, 给谢、柳二家更多的喘息的机会。二来、谢无尘也希望来个杀鸡儆猴, 让其他人看到卢清辉被捕就敢轻举妄动。

……

……

阅读妄人朱瑙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