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万古神帝》
万古神帝

第二千五百一十九章 张若尘于命运神殿有恩

在场众人皆不是傻子,一个个都心知肚明死神殿的意图所在。

但是,原阡陌的修为摆在那里,他们虽然不满,倒也没有谁直接爆发出来。

张若尘故意将此事摆到台面上来,分明是在打死神殿的脸。

般若一锤定音,代表命运神殿,宣布了结果。

他看张若尘,更加不顺眼了!

原阡陌依旧优雅含笑,轻轻摇头,道:“神灵的事,我等圣境修士怎会知晓。此事,我会立即传讯回神殿,确认末神是否真的私自来了这片星域。”

“既然事情已经清楚,是纪梵心杀了陆白头和单秋,死神殿和青鹿神殿就莫要追究下去了吧!”

她一发话,将那几位无上境大圣,尽数镇住,不得不收敛回圣威。

猊宣氏继续道:“张若尘都已经说不知道,你们莫非是想镇压了他,强行搜魂夺取记忆?血绝家族的子弟,有那么好欺负吗?”

张若尘向猊宣氏瞥了一眼,心中更加异样。

一位来自冥族的无上境大圣,赔笑一声:“极品本源神晶事关重大,我们只是希望若尘公子,可以将细节说得更清晰一些。”

“张若尘只是百枷境大圣,你们凭什么觉得,他有盗取极品本源神晶之力?想要栽赃嫁祸,想要借刀杀人,别用这么低劣的手段。”猊宣氏道。

婪婴的身旁,青鹿神殿的一位无上境强者,冷笑道:“张若尘和纪梵心同行,大杀地狱界的修士,此事应该千真万确吧?”

“刚才他不是已经解释过了吗?他是受制于纪梵心,不得不与其同行。”猊宣氏道。

澪道:“说得那么勉强,可是据我所知,在天庭时,张若尘和纪梵心关系交好,称得上是知己红颜。”

正在众人吵成一团之时,一道声音,怒喝而出:“够了!告诉你们也无妨,当日命运神殿与纪梵心一战,是张若尘出手相救,我们才得以脱身。否则,命运神殿很有可能,全军覆没。”

说话之人,是命运神殿的无上境大圣,四瞳君。

他是与星落一起,从白卿儿手中逃走的四位无上境大圣之一。

大殿中,彻底安静下来。

四瞳君继续道:“的确很丢脸,我也不想说出来,可是,这就是事实,纪梵心比你们想象中还要强大。这位人畜无害的百花仙子,已经可以称是无上境的元会级天才。张若尘于命运神殿有恩!”

再也没有人开口质疑张若尘。

并不是他们已经相信了张若尘,而是,血绝家族有猊宣氏坐镇,又有命运神殿支持张若尘,他们就算再怎么质疑,也伤不到张若尘毫发。

接下来大殿中,开始重点讨论,如何对付纪梵心?

纪梵心的下一步行动?

如何营救司空,夺回天枢针?

……

…………

半天后。

张若尘站在一颗岩石小行星上,眺望远处虚空中的空间虫洞,心中也在思考,白卿儿接下来的行动。

与末云端一战,她肯定伤得极重。

否则,她早就已经杀到此处,强行闯关。

出手杀死陆白头和单秋,与擒走宫南风的,应该是她身边那只空间翡翠乌龟所为。

张若尘察觉到身后有人靠近,连忙收起心绪,道:“神子殿下单独来找我,是还有什么疑惑吗?”

星落双手背在身后,走到张若尘左侧,望向那座空间虫洞,笑道:“我是专程来道一声谢。而且,不要叫我神子,我早就已经不是神子。”

星落身上没有原阡陌那种自以为是到极致的高冷,也没有卓雨农那种冷漠到极致的不近人情,算得上是地狱界顶尖强者中的一个另类。

张若尘对他没有什么反感,道:“难得从你这种人物的嘴里,都能说出一个谢字来。我还以为,地狱界以实力为尊,强者根本看不上我们这样的弱者。”

“任何地方,其实都是实力为尊,世间不存在人人平等。弱者和强者之间,有天然的鸿沟。”星落道。

张若尘道:“是吗?”

“你若没有绝顶的天赋,与葬金白虎引导者的身份,我也不可能站在这里,与你说话。这就是现实!”星落道。

张若尘默然接受这一切,道:“好吧!至少,你说的都是实话。”

忽的,星落道:“我去查过白卿儿,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想不想知道?”

“不想知道。”

张若尘转身就走。

星落露出诧异之色,追上去,道:“为何?”

“我的修为还太低,不想知道你们那种层次强者之间的秘密,就算知道了,也没什么好处。”张若尘道。

星落道:“天堂界的开罗地师和使用天道箭射你的克拉菲林,都是通过神女十二坊的渠道,偷渡到冰王星。而且,白卿儿失踪了!我是追着她离开的痕迹,才在星空中,偶然遇到了你、宫南风、纪梵心。”

星落有怀疑过纪梵心就是白卿儿。

但是,后来又推翻了这一猜想。

首先,张若尘和白卿儿有仇,又和纪梵心关系亲密。如果纪梵心就是白卿儿,张若尘怎么可能识破不了,识破了,怎么可能不将她的真实身份公布于众。

其次,白卿儿完全没有理由,在地狱界如此高调的大开杀戒。

第三,他不相信,一个神女楼的女子,敢做出如此疯狂而又大胆的事。

“开罗地师来了冰王星?”张若尘神情一冷,问道。

星落心中最后一丝疑虑也消失,如果白卿儿就是纪梵心,听到刚才的话,张若尘的第一反应,多少都会暴露一些破绽。

星落笑道:“你怎么关心起他来了?”

“我和天堂界,有不共戴天之仇。”张若尘道。

星落显然是查过张若尘的信息,了然的点了点头,道:“是半神之神阎昱,亲眼见到以开罗地师和克拉菲林为首的一群天堂界修士,出现在冰王星的神女城。无论是天枢针被夺,还是极品本源神晶丢失,神女十二楼都很可疑。正是如此,在你和白卿儿之间,我更怀疑她在说谎。”

张若尘倒是没有想到,星落如此警觉,竟然主动去查白卿儿,道:“怀疑那么多干什么,以命运神殿的实力,直接灭了神女十二坊便是。”

“哪有那么简单。”

星落摇头笑道:“神女十二坊的背后,各大势力错综复杂,甚至在命运神殿中都有后台。仅仅只是因为开罗地师他们偷渡到冰王星,哪里灭得了她们?除非可以证明,天堂界控制了神女十二坊,借助她们的力量,盗走了极品本源神晶和天枢针。”

张若尘心中暗叹,这位星落神子已经足够精明,可是,想象依旧还是不够大胆,还不够了解白卿儿的厉害。

被天堂界控制?

恐怕天堂界那些修士,都被白卿儿玩弄于股掌之中。

想到此处,张若尘不禁悲从中来,自己现在也受制于那个妖女,不得不帮她掩盖真相。

对白卿儿的了解变多之后,张若尘并不是特别想要杀她,但是,想要击败她的心,却是越来越强烈。

某一天,若能凭自己的真实实力,将她击败,让她说出一句,“若尘大圣,我败了,败得心服口服,你才是这个元会的第一人,你是我最敬佩的强者。血绝战神和荒天,也不能让我如此佩服。”

这才是人生之快事!

除了池瑶,还很少有人能够激起张若尘这么强烈的好胜之心。

张若尘问道:“开罗地师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

星落指向远处的空间虫洞,道:“通过这座虫洞,逃去了百族王城。阎昱和卓雨农他们,已经去追。”

张若尘眼神变得深邃了许多。

开罗地师,是周禛的师叔,天庭阵灭宫的世界之手。

周禛曾告诉张若尘,策划毁掉紫微宫,与地狱界勾结,想要斩断昆仑界新的天地灵根蟠桃树的修士,就是开罗地师。

开罗地师当然不可能是策划者,只不过,以周禛的修为,只能知道到这个层次。

想要弄清楚背后的巨擘,将黑幕彻底挖出来,必须要擒住开罗地师才行。

要报复天堂界,这是一个巨大的突破口。

勾结地狱界的罪名太大,足以扳倒开罗地师背后的神灵,甚至有可能扳倒多尊神灵。想到此处,张若尘便是心血沸腾起来。

……

张若尘来到白鹿圣车的下方,沐浴在柔和的圣光中。

圣车中,猊宣氏的声音颇为年轻,而且很动听,道:“才百枷境大圆满,便能与千问境巅峰的婪婴,斗得旗鼓相当,战神没有看走眼。”

“为什么帮我?”张若尘问道。

猊宣氏笑道:“因为你是血绝家族的子弟。”

“我不想听这些虚话。”张若尘道。

猊宣氏语气变得严肃,道:“因为你被战神看重,他视你为血绝家族的未来,若天地有巨变,他发生了什么不测,你,你母后,六子,依旧可以撑起血绝家族。”

“若是失去你,也会失去你母后,血绝家族承受不起这样的打击。”

“而且,战神是真的很喜欢你,对你的宠溺程度,超过了他的每一个儿子,对你的将来有很大的期待,觉得你可以弥补他心中的缺失,做到他当年没有做到的事。”

“在血绝家族,战神就是天,就是唯一的信仰。我若与他的意志对着干,你觉得,我在血绝家族还有容身之地吗?”

张若尘相信了猊宣氏的话,笑道:“所以,你这么做,是想化解与我母亲之间的矛盾?”

张若尘和猊宣氏没有直接的矛盾和仇恨,矛盾源于血后和猊宣氏之间。

猊宣氏道:“你很聪明,我也不拐弯抹角。你是化解我们之间矛盾的最佳人选,当年的事,的确是我对不起你母亲,这个错,我已经当着战神的面,亲自向你母后和六子道过谦,并且心甘情愿让出了所有权利,我的儿子也去了功德战场。”

“真的让出了所有权利?”张若尘道。

猊宣氏叹了一声:“你指的是冰王星?”

“家主已经宣布,冰王星的产业,现在全部都属于我。你若将冰王星的产业交出,我倒是可以考虑,劝一劝母后。”张若尘道。

猊宣氏道:“我不能交给你。”

“为何?”

张若尘不解,以猊宣氏的修为,距离神境也就只差临门一脚,为何偏偏要霸占冰王星上这点财富?

猊宣氏道:“你要冰王星产业的目的,三子看不出,可是,却瞒不过我。你这是为自己将来逃离地狱界,返回昆仑,留的一条后路对吧?对不起,战神不希望你离开。所以,这个地方,我不能让给你。反而,我还要监视你,斩断你和昆仑界的一切联系。”

张若尘镇定自若,双手一摊,道:“交代什么?我只是在命运神域,恰好撞见神女十二坊的白卿儿杀死了七手老人和刑千,而且,我修为低微,无法确定那个白卿儿是不是别的修士变化而成。除此之外,什么也不知道。”

当然没有人相信他的话。

当即,便有数位无上境大圣释放出圣威,欲要威逼。

当时在神女楼,张若尘正要将白卿儿的秘密讲出来,与她鱼死网破,就被一支天道箭射飞出去。随后,整座神女城都在神罚天罡符下毁掉。

当时和现在的局势,完全不同。

如今,张若尘有把柄落在白卿儿手中,反而要帮她掩盖真相。

地煞鬼城的当家人,鬼主第五子“澪”,道:“极品本源神晶的事,若尘公子是否也可以给我们一个准确的交代?”

听到“极品本源神晶”几个字,各大势力的当家人眼神皆变得火热,锁定到张若尘身上。

原阡陌主动揭过这一篇,道:“张若尘你既然没有死在天道箭之下,是否可以将那日在神女楼,没有说完的话,再讲一遍。”

“私自”语气颇重。

“干什么,这是想动手吗?”

猊宣氏坐在一片朦胧的圣光之中,只有无上境大圣和精神力超过六十七阶的人物,可以看清她的真容。

各方势力相互牵制,兹事体大,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是目前最佳的处理方式。

原阡陌当然不能接受这个结果,正欲开口。

在此之前,张若尘将事件的前因后果,详尽的讲述了一遍,只是,将白卿儿改成了纪梵心。

没办法,白卿儿和他相互掌握着对方的秘密,只能让纪梵心先背这个锅。

般若却先向他盯去,道:“死神殿的末神,为何会去拦截纪梵心?阡陌公子可知道这件事?”

听到这话,原阡陌终于明白命运神殿为何会偏帮张若尘,他们这是对死神殿的做为,生出了不满。

阅读万古神帝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