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将军在上(叶昭与柳惜音)》
将军在上(叶昭与柳惜音)

诡计

一时间,两人相顾无言,半晌。

“狐狸,此事不可外传,出去罢。”

呈上一封帛书:自柳惜音十六岁起,无论豪门公子还是青年才俊上门求亲,统统都被拒婚,前期还算有礼。漠北战后,举止越发荒唐,有个新科进士上门求亲,舅母差不多应了,却被她直接打了出来,还在大庭广众下出言讽刺,骂对方穷酸、高攀,这般嫌贫爱富的举止,还在家随意醉酒,在外动不动痛骂男子,不过半年,名声尽毁,但凡好点的人家都不肯上门求亲。柳舅父无奈,只好将她送往上京。

柳惜音也是十八岁的大姑娘了,再不嫁就来不及了。

叶昭震惊,大咳,连连朝后退,抵到椅子上,瘫坐了下去,不愿相信。

“这几日,夏玉瑾除了柳惜音可还接触过旁人?”

风吹进,窜进衣衫,得了糖的孩童,裹紧衣袖,哪里肯露出空隙,风也不行。

叶昭呆呆的坐在椅子上,紧握双拳,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事会是表妹做的,为什么,那个单纯温婉的女子为何要害人性命。

来人,“今晚,我来服侍王爷就寝,让杨氏休息一晚”。

“喏,妒火,会把人烧得体无完肤,将军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这话狐狸说的半是真半是妒,无论作为好友还是爱慕者,这段情,叶昭不能留,惜音妹子,就当我狐狸对不住你罢。

“这症状是否是从送盆栽那日产生?”

后花园的回廊处,柳惜音穿着件嫩黄色绣蔓草的丝绸春衫,一个人愣愣地坐在亭子内看雨珠一滴滴打落池塘,洗净嫩绿小荷,泛起涟漪,泛红的眼角里却有掩不住的忧伤,叶昭在为她选夫婿之事她不是全然不知,夏玉瑾这边要加快速度才是,只是,阿昭啊阿昭,你就当真要将我拱手相让?眼前又浮现生日那晚,思君如明烛,煎心且衔泪,想着想着眼睛中隐隐有海水之蓝意,等我解决了夏玉瑾,我们便可以永远在一起。夏玉瑾和绿儿的脚步声将她从恍惚中揪出,柳惜音抬眼看他,不停地笑,仿佛忧郁都被他一扫而空,人面桃花,映着满园□□,端得是倾国倾城,艳丽得不能直视。夏玉瑾不禁更觉得此女当真如明珠生晕,美玉莹光,心情大好的将熏香赠之,又说了几句闲话便离开了。

梧桐院内,烧起熊熊火盆。柳惜音遣开南平郡王府的丫鬟,掩来了门窗,换了件同样的嫩黄春衣,然后用利剪将今日穿过的春衣裁成一条条,浇上灯油,让红莺将它们小心翼翼地丢入火盆中烧毁,火苗迅速将绸缎卷散发出呛鼻的气味,迅速卷成一块块焦黑碎片,然后用棉布包包起,藏去角落,等第二天找机会拿出去丢掉。

着急的远方表舅表舅母时不时书信一封至南平郡王府,叶昭看了也很着紧,明里暗里,总得做点什么,便让狐狸翻看世家子弟的名册,这事她无论如何是做不来的。

绵绵细雨依旧不停,路上都是泥泞,让人懒洋洋的不想出去。夏玉瑾呆在府里,无所事事,这人一得空便容易瞎想,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娥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想到惜音表妹,心情大好。想什么来什么,绿儿奉上盆开得艳丽的碧纱草,笑着说道:“将军上次夸我们小姐养的碧纱开得好,所以她让奴婢给将军送来一盆,还有几盆从西夏带来的奇珍异草,虽是山野粗鄙玩物,开花时香气浓郁,摆在桌上很是别致,待会送与郡王爷”。夏玉瑾连声说了三个好。绿儿走之前又代主子感谢之前路边相救之事,聒噪的雨季,盆栽吐露的芬芳扑鼻之香让人舒心不少。语毕,便要离开,“慢着,既然表妹送与这盆栽,我也不能白白收了,我这有些熏香便和你一道送与”。反正也闲来无事,不如走动走动,夏玉瑾如此心想。

夏玉瑾很快就病了,大夫说是纵欲过度,这事传的满城风雨,成为老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话。叶昭作为郡王妃,不能置身事外,免不了要贴身照顾着,就从梧桐院搬出了。

看着毫无起色的郡王,叶昭也是着急,旁人不知,她可是清楚她与郡王清清白白,妾室又因惧她,无人侍候,此事想来也是蹊跷。叶昭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便叫来了狐狸,胡青又对他晕倒前发生的事情和最近的饮食作息习惯等细细盘问了番,心下一沉,想起这柳姑娘对叶昭的种种,来来回回的在屋内踱步,叶昭被他搅得更是心烦意乱,惜音的事还毫无头绪,这又来,狐狸又是搞得什么乱子。准备拉他出去,却被狐狸抢先一步。

阅读将军在上(叶昭与柳惜音)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