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孤星录》
孤星录

第二百六十一章 情不自禁最是初心难改

“住手!不要!”

龙鸣与三女同时厉吼,只是面具黑衣人似乎除掉天赐之心已决,对于他们的呼喊置若罔闻,银光闪耀的刀刃向着天赐脖颈而去。

一道紫芒击向龙鸣,龙鸣曲剑而挡,砰响声中龙鸣身体向后飞退,而此时面具黑衣人已至王浩身前,由不得王浩反击,面具黑衣人的一只手已经掐住王浩的脖子,面具黑衣人推力而下,王浩便已躺在地上,同时面具黑衣人的另一只手上亮起紫芒,眼看就要向着王浩面门砸下。

“小心,那是紫阳剑符!”王嫣急喊道;

天赐心惊之余暗叹,原来此人的目标是王浩,攻击自己不过是声东击西,他急忙驱剑而上,向着面具黑衣人后背刺去,天赐身形快似闪电,如若面具黑衣人手中紫芒砸下,必然受天赐一剑穿堂。

面具黑衣人手上的紫芒没有砸落在王浩脸上,但天赐手中的南离剑,却是穿透了面具黑衣人的胸膛,剑尖在王浩脸前停住,面具黑衣人的身体如烟雾一般散开,天赐和王浩四目相对,两人眼里都露出疑惑,不过随即王浩面露惊色,还来不及提醒天赐,天赐胸前的衣衫炸裂而开,一道道紫芒从他胸前轰然而出。

一道如剑般的紫色光华突然出现在天赐眼前,那刺眼的紫幕犹如闪电刺向天赐胸膛,天赐脸色微变,心中暗讨,竟然如此之快。

沉重的气氛在空间中蔓延,王浩焦急的对高虎说道:“高长老,可有其他办法救他,他不能死!”

高虎微微摇了摇头正欲开口,恰是此时王嫣收回双手,她没有丝毫拖拉,手中已经闪现出一枚紫色令牌,王嫣甩手将令牌抛向深渊上空的云雾之间。

王嫣双手快速结印,同时口中喊道:“紫气东明,天神指路,急令,仙渡开!”

深渊上空的云雾缓缓开始卷动,在卷动中云雾绽放绚丽的七彩光芒,逐渐云雾竟然化作七彩大桥向着悬崖边缘延伸而来,同时深渊对面的彼岸也清晰的映入众人眼帘。

王嫣顾不得其他,也没有和其他人道一句话,她抱起天赐向着深渊上空的七色彩桥飞射而去。

王嫣的身形很快,她像一束白色光华,飞越过七色彩桥,一时间其他人都沉默的看向七色彩桥,也许他们的思维比王嫣的行动更加缓慢,或者他们无法相信这片刻间王嫣的转变。

也许是清凉的风吹醒了天赐的意识,恍惚间他睁开了双眼,首先是洁白如玉的云海映入眼帘,一座座山峰直插云海之上,在那些高耸入云的山峰上楼阁林立建筑繁多,最为耀眼的是竟然有九道金色光芒冲天而起。

天赐想努力看清眼前的世界,但沉重的双眼已是无力支撑他的视线,在陷入黑暗的那一刻,仿佛耳边出现一个温柔的声音:“我不会让你死!”

傍晚时分,火红的光芒照耀整个天地,天空上一丝云彩都没有逗留,九座山峰耸立高天,在这九座山峰上,有九道金光冲天而起,好像天柱一样支撑着天空,一层淡淡金色结界将九座山峰罩住,而在金色结界外还有一座山峰,此座山峰竟然通体火红,好像长时间被火焰炙烤一般。

在东苑紫菱峰上,除去峰顶那座释放出金光的东菱大殿之外,还有诸多小殿楼阁屈居而下,其中一间名为七虚殿,此刻,龙鸣和王浩站立在紧闭的殿门之外。

王浩面露担忧之色,不时在殿门前的月台上来回踱步,龙鸣倒是颇为镇定,不过他的目光始终定格在七虚殿的两扇门上。

“唉!这都三天两夜了,你说那个臭小子到底是死是活?”王浩停在龙鸣身旁问道;

龙鸣撇了一眼王浩,说道:“我和你一样站在这七虚殿外,岂能知晓他是生是死。”

“唉!”王浩又是一叹;

龙鸣将目光投向王浩,开口道:“你也不必着急,在我看来,你姐姐必然有救他之法,不然也不会三天两夜都未走出这七虚殿。”

“不是,我只是担心....”

王浩说到一半却收声不语,使得龙鸣脸上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龙鸣开口道:“你的担心倒也不无道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且三天两夜。”

王浩顿时瞪着龙鸣,斥声道:“收起你龌龊的想法,那个臭小子已经是快死的人了,再说我姐姐可不是那种人。”

“那你是担心你姐姐的名声喽?”

王浩没有开口,龙鸣抬起手臂搭在王浩肩上,开口道:“放心吧!我也相信你姐姐不是那种人,如果日后你姐姐嫁不出去,我娶她便是。”

王浩看着龙鸣,用两根手指将龙鸣的手掌从自己肩上夹起,然后放开,顺便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臭小子!你什么意思?”

王浩目光斜向龙鸣,开口道:“你身上的胭脂水粉味太重了。”

“你!”

“如果你不是整日留恋青楼妓院,说不定我姐姐早已是世子妃了!”

龙鸣顿时哑口无言,不过随即又摇了摇头脸上露出笑意,他缓缓道:“世间痴怨皆为了一个情字,情不自禁最为初心难改,可惜,儿女情长非本世子的做派。”

王浩没有再开口,只是若有所思的看向七虚殿的两扇殿门,也在此时,吱呀声响起,那两扇紧闭的殿门缓缓开启了。

一袭白衫长裙的王嫣缓缓跨出门槛,她的双目中透着清冷,仿佛是一位高贵的仙子,她看着月台上的龙鸣与王浩,却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王浩急忙开口问道:“姐姐,那个臭小子怎么样?”

王嫣并未答话,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王浩虚了一口气,焦急万分的心总算是踏实了下来。

而一旁未开口的龙鸣,却是一脸凝重的看着王嫣,他紧皱着眉头,也只有他明白王嫣此刻的虚弱,她虽然极力掩饰自己的虚弱,但依然逃不过龙鸣的眼睛。

王嫣轻轻抬头眺望了一眼西边天际的火红,便又转身跨步进入殿内,王浩急忙开口道:“姐姐,吕长老他们.....”

王浩话未说完便被身边的龙鸣阻止,王浩看向龙鸣,龙鸣对着王浩摇了摇头,此时清冷的声音从殿内传来:“谁若想离开神符宗,就离开吧!”

两扇沉重的殿门再次合上,王浩有些愕然的看着再次紧闭的两扇殿门,龙鸣微微一叹道:“走吧!她现时很虚弱,需要时间恢复。”

王浩无奈一叹,只得转身离去,龙鸣则沉重的看着七虚殿,他摇着头自顾自语的呢喃道:“这样做,值得吗?”

在七虚殿之西的东陵殿下,有两座吊阁,两座吊阁像两名威严的侍卫一样,守护着东陵大殿,而两座吊阁之间横空架起一座桥,好似一桥两阁筑于天上,这便是紫菱峰上的天桥阁。

无形的风略过高空,将阮文静洁白的魔法师袍吹的咧咧作响,尽管她的发丝被风吹乱,她似乎也毫不在意,她一动不动的站立于天桥上,目光始终凝望着脚下的七虚殿。

此刻,一袭青衣简装的于敏从吊阁里走出,她的身影显得很是纤瘦,但在风中她的脚步安如磐石,她沿着天桥缓缓走向阮文静,走到阮文静身旁,却也没有急着开口,而是转身面相西方,她的双目凝视着西边那座火红的高峰,如此,两个女人沉默背对着站立,她们的双目里都有着难以形容的忧郁。

“炙焰之力已经吞噬了整个西川,就算利用天玄神符阵,九位长老也未必能支撑过一个月,而父亲也嘱咐过,月满之时如果他还未回归,所有门人皆撤离神符宗。”于敏说道;

话声随风消散,于敏好似在对阮文静说,又似乎在自言自语,片刻的安静之后,阮文静收回目光,她转身看向于敏,开口道:“这个时候,我更不会独自离开。”

两人人双双遥望着火红的西川,短暂的沉默之后,于敏再次开口道:“妳的心放不下那位冯家少爷,妳的眼神藏不住妳的心声,妳喜欢他。”

阮文静并没有否认,她眼里的忧郁似乎又增添了几分,她轻声道:“就算喜欢又能如何?今时的我们,没有如她们那般敢爱敢恨的果断,也没有了承诺天涯海角的勇气。”

于敏看向阮文静,开口道:“既知梦空一场,何不放下?”

“白如镜失踪二十余载,妳心中可曾容纳过其他人?”

于敏沉默着将目光从阮文静身上移开,阮文静微微一叹,再次说道:“在他离开学院之后,我以为自己已经放下,可是当我再次见到他,我无法控制自己雀跃而动的心,放下,只不过是隐藏在不敢触碰深处。”

乍眼一看天赐后背上是一片血肉模糊,但仔细观察,那是一个个双指宽的血洞,王嫣深吸一口气,让心神暂且陷入平静,她举起双手,在她的十根手指指尖同时亮起银光,如似十盏银色小灯一般。

王嫣忽然出手,双手十根手指快速点向天赐后背,顿时天赐后背上闪烁起点点银芒。

众人怔怔看着王嫣,此时高虎开口道:“宫使是在为他封闭全身经脉,他暂时不会因为失血而亡。”

只见一位身着白色长衫的中年人立于天赐身前,突然出现之人,正是紫阳楼内与众人分别的高虎,高虎怒目而视面具黑衣人,只听他冷声呵斥道:“你太过分了!”

面具黑衣人没有任何言语,他转身腾空而起,向着远处飞射而去,人影消失之际,才传来对众多属下的命令:“撤!”

高虎看着远遁的面具黑衣人和他的众多属下,没有丝毫追击之意,他回转身形看向倒地的天赐,一切发生的太快,也只是片刻之间,以至于三女在这一刻才近到天赐身边,龙鸣跑向天赐,王浩也急忙起身,他抬手抹过自己的脸颊,看到满手鲜血,顿时惊慌失色,他急忙跑向天赐,嘴里念叨着:“变态,你不要吓唬我,千万不能有事!”

急切中的众人围向天赐,但王嫣却先其他人一步伏身抱起天赐,天赐躺在王嫣怀里,他脸色惨白毫无血色,胸前的伤口血流如注,围绕着天赐的众人满是担忧与惊恐。

众人之中,也许只有王嫣神色依显镇定,只见她伸出手掌白光微闪,一张散发着金芒的符纸出现手中,紧接着王嫣将符纸贴上天赐前胸,随后她将天赐扶直坐立,当看到天赐背部的伤口,即使王嫣的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

刺耳的锵鸣声响起,在星火四溅中面具黑衣人身形后退,他握刀的手在颤抖着,面具之后的那双眼睛,紧紧盯着眼前突然出现的人。

顿时,鲜血从天赐口中喷出,随即又是重重的一掌印上天赐后背,闷哼声传出,天赐身体向前抛飞出去,面具黑衣人如同一缕黑烟越过王浩,紧随天赐身形而去,就算天赐无力的趴倒在地上,面具黑衣人依然没有丝毫停手之意,一柄泛着银光的刀出现在他手中,他看着脚下的天赐,举起手中之刀,向着趴在地上的天赐斩下。

“只是暂时不会失血而亡,那他的伤势?”龙鸣问道;

高虎微微一叹,说道:“冯少爷现在依然有一息尚存,已然已是奇迹。”

紫芒迅速近身天赐,不过在九道紫芒即将击中天赐那一刻,却是绕过天赐身体四散而去,此刻天赐心惊,幸亏及时开启太虚阴阳,使得紫阳剑符无法及身。

面具黑衣人也停住动作,他看向天赐脚下旋转的黑白图案,恰至此时,一剑一戟向着面具黑衣人攻至,王浩手中之戟与龙鸣手中之剑相错而过,犹如一把剪刀绞向面具黑衣人的咽喉。

紫红的火焰从南离剑上挥出,向着快速而来的紫芒扫去,火焰横扫而过,而面具黑衣人好似被火焰所融化,消失的无影无踪。

天赐微微一怔,停住手中之剑,但火焰过后,面具黑衣人再次闪现眼前,且他手中紫色剑幕散开,化作九道紫芒如灵蛇般向着天赐快速蹿来。

令人诧异的是,面具黑衣人居然站立原地无动于衷,剑戟相交而过,面具黑衣人的头颅与身体分离,飞射而起。

三人皆是一愣,只听王嫣再次喊道:“是幻觉!”

阅读孤星录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